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章 相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练功阁

  不知哪位祖师所建,楼内共六层。是一座庞大的阵法,阵法为幻境,笼罩着整个练功阁。阁内每个房间都是都是一个幻境,对应每个境界。

  在幻境里受伤是真受伤,死亡则醒不过来,沦为活死人。

  在进入幻境修炼之时会有一枚符咒,捏碎符咒后便可退出幻境。

  一层为长老解惑之地。

  分为功法,身法,法宝,符咒,阵法。每处各有一位长老。

  二层至六层各有一名执事,负责给弟子修炼开启幻境。

  同时也察看每名弟子修炼时的情况。

  二层为观照修炼之地。

  三层为洞府修炼之地。

  四层为金丹修炼之地。

  五层为元婴修炼之地。

  六层为凝神修炼之地。

  练功阁二层,某房间。

  吴优看着前方的普通妖兽,双手在身前划过,身前一团火球,右手按在火球上向妖兽轰去。妖兽成为一片虚无。吴优席地而坐运转功法恢复真气。

  一盏茶后,刚才那被火球击中的妖兽之处,又出现一只,通体乌黑,头生一角的妖兽,只见妖兽四肢发力,“吼!”便长着大嘴朝吴优咬来。吴优看着妖兽的獠牙身体两手平摊,身体后倒,呈45度,右脚脚尖一发力,身体向后划去。

  妖兽扑了个空,便继续朝躲开的吴优继续扑来。吴优见状连忙,继续使用火球术。火球术超妖兽轰去。妖兽身体往旁边一躲,便继续扑来。吴优见到一击未成。

  妖兽已到身前,吴优急忙运转真气凝聚在双手,挡在身前。妖兽咬着吴优的双手,发现不能咬断,猛的一偏头,吴优人就往边上的树上撞去。

  撞在树上后,吴优嘴角一丝鲜血流出。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看着妖兽双手在胸前结印,吴优脚下便出现一条条藤蔓往妖兽急速钻了过去,妖兽反应过来,想要躲开,已经晚了,藤蔓拔地而起,就把妖兽团团锁住。

  吴优见此胸前又一团火球形成,右手一推,火球点满藤蔓,妖兽也随之变成虚无。

  随即,吴优捏碎符咒后退出幻境,擦掉嘴角的血丝。看着有些昏暗的练功房。沉思着这半月以来在练功阁幻境修行,法术基本都能操作,但今日还是因对妖兽的不了解,差点吃了大亏。

  便缓缓起身,出了练功阁朝藏书阁走去。

  这近一年来,吴优在吴家腼腆的性格有了一丝变化,以前在家中只与熟悉之人交谈,不善与人交道。随着半年多的世俗谋生与在书中学习到不懂的知识。经常请教人后与人交流也便多了起来。

  所谓“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阁内长老指向一个地方后吴优拱手作揖答谢,到了书架旁看到一名青年道:“师兄,请问关于妖兽介绍的书籍在哪个书架?”

  青年闻言抬头,笑了笑道:“师弟,你也对妖兽感兴趣吗?”吴优点了点头。

  青年便转身从身后拿出一本书籍递给吴优。

  “这本万妖通鉴,是一万多年前几位前辈共同书写。记载了这世间十余万种妖兽的形态,生长轨迹和强点弱点,你可以看看”青年道。

  吴优接过书籍道“谢师兄,师弟吴优,不知师兄贵姓。”

  “姓严,单字承,吴师弟有何不懂之处可以问我。”严承微笑道。

  吴优点了点头便打开书籍看了起来。

  天地之大,万物皆有灵。

  故人感应天气入体,成为修士。

  花草树木兽则吸取日精月华,成为妖。

  妖者,修丹也。

  丹大成,可遨游天地,化形成人,渡天劫者,可成仙兽。

  往后翻去,火烈鸟,食草兽,黑影豹

  ………………………………

  书院山下。

  吴凌峰看着四周面前的一片山林,感应到阵法的气息,心想这应该是便是书院的位置了。运转真元道:“凌云峰,吴凌峰前来书院拜访”

  事务堂,方泉感应到阵法的传来的声音,看了眼趴在柜台上不知在玩弄什么小物件的胖子。喊道:“李浑羽,山下有客来访,你去接引一下”

  胖子闻言收起小物件答了声是便往门外走去。边走边嘟囔道:“这年头还有人拜访,”胖子在事务堂做事三年多,接引拜访的人不足五位。

  出门后,胖子便坐在一艘小船上往山下而去。

  吴凌峰等了片刻后,只见眼前景象一变,一条青石山道出现在眼前,一个肉嘟嘟的胖子作揖道:“阁下请”

  吴凌峰回礼后便随眼前之人踏上青石道。

  胖子此时道:“书院上山之路不许飞行,还请阁下见谅,!”

  “无碍!”吴凌峰道。

  两人便往山顶走去。

  事务堂,吴凌峰对着方泉行礼后道:“凌云峰弟子,吴凌峰见过长老”说完便递过一个牌子给方泉。

  方泉看了眼黑色的牌子,上述写着一个凌。打量着眼前这个青年,不足三十岁便是金丹境界,可见天赋之高。

  “阁下来我书院,所谓何事”说完便把牌子还给吴凌峰。

  “弟子前来书院是寻家中之人,吴优”吴凌峰道。

  方泉一听想起了那日院主召见的那个少年,看了看李浑羽,李浑羽便出门寻吴优。方泉带着吴凌峰来到事务堂后侧山崖边小亭子后便道:“阁下,请在此处休息片刻。”说完便转身离去。

  吴凌峰看着眼前的山峰,山峰缠绕着云。想起吴优的父亲吴峰,和离开吴家时吴优的模样。

  胖子在练功阁问了门口那名登记的执事后便往藏书阁跑去。同门口长老说了声进入藏书阁。胖子发现了此时正在看书的吴优,阁内不准大声喧哗,快步到吴优面前拍了下肩膀道:“吴优,走。去事务堂。有人找你”

  吴优一听脸上露出诧异,放下手中的书籍道:“谁找我”

  “一个叫吴凌峰的青年说你是他的家人”胖子道。

  吴优听到吴凌峰脑海里想起了父亲回道家中后一直念叨的那名青年,便快步往阁外走去。胖子急忙跟了上去“等等我!”

  吴凌峰听着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便转身望过去,一名青衫少年,面容清秀急匆匆的往这边走来。一阵失神,都这么大了。

  吴优走前一身白衫,腰间佩剑的青年片刻失神后行礼道:“少爷”

  吴凌峰听到后连忙往前扶起吴优叹息着道:“小优,好久不见”

  两人坐在亭内,吴优沉默了片刻后道:“少爷,吴家的事你知道了?”

  青年点了点头。

  “自吴家出事后,我就想来扬州寻小姐后去梁州寻少爷你,路上发生了许多事情”吴优把这近一年来的事情全部跟吴凌峰说。

  听完后,过了一会吴凌峰道:“小优,日后你不要在叫我少爷了,叫我大哥。吴家现如今就剩你,我还有婉筠,峰叔从小便照顾我,我也把他当做父亲一般,你小时,我一直也把你当做弟弟看待”

  吴优此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知不觉流露出忧伤的情绪。

  吴凌峰缓缓起身拍了拍吴优的肩膀眼神看着远方坚定的道:“放心,小优。咱吴家的仇有朝一日会报的”

  “大哥,你知道仇人是谁吗?”

  “暂时不知,但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大哥,知道后你一定要告诉我”

  “会的”

  两人沉默了片刻后,吴凌峰开口道:“小优,跟我走吧。一同去凌云峰。”

  “好”

  两人回到事务堂,胖子带着吴凌峰往后院吴优住处。吴优则走向浩然大殿。

  看着面前的老人拱手作揖后道:“院主,学生有一事相求”

  看着拱手作揖的吴优,老人没有说话,缓缓走到身前扶起双手,道:“去吧,但老夫有一事你要答应。”

  “做老夫的弟子”

  吴优听着老人的话,不知所措。自己并未开口,老人如何自己所求之事?自己都要离去为何还要成为他的弟子。

  “你跟我来“说完老人便往三幅画像后走去。吴优一脸疑惑的跟在身后。

  大殿后,还有一座小殿,小殿中间挂着十二幅画像,画像下放着一个木牌,木牌旁边还有一堆碎木。

  老人走在画像前作揖后对吴优道:“这是我琅琊书院祖师堂,画像是十二位院主”

  指着木牌:“这是我和师弟李清风的木牌”吴优看去知晓碎木是李清风的,旁边那个木牌,已经碎裂的一半。有些疑惑

  老人继续道:“你此时心中有许多疑惑,老夫为何要收你为徒,为何带你来这个地方”

  三年前,老夫前往中州,归来时在徐州遭人伏击,受了重伤,师弟李清风接到传讯后救我回书院,老夫重伤垂死之际用书院秘法跟书院合道,这才有了一命残喘,合道后修为虽突破但再也无法离开书院。清风身死之时就在扬州境内也不能出手相救。”

  “伏击我和杀害清风、和你吴家仇人是同一人。你与清风有缘,本打算让你在书院好好修行,平平淡淡,今日你家中幸存中人前来寻你,老夫便知道你要离去。这便是老夫收你为徒的原因”

  “你可愿成为老夫的徒弟?”

  吴优听完老人的话沉默了许久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师尊”

  老人右手向上一抬,吴优起身后。老人继续道:“我古明尘虽是你师傅,但你即将离去,我并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之前让李浑羽给予你的功法好好修行,书院法宝你现如今修为薄弱不能施展我也就不给你了,这是清风的戒指,里面有书院众多藏书和老夫多年的感悟,”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此行好好修行。踏入元婴后回书院一趟。”说完把戒指给吴优后,手上取出一个牌子,大手一挥,吴优手上流出一滴鲜血融入其中,牌子落于碎木牌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