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结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隐匿鼠见吴凌峰站在原地,黑影一闪张口向吴凌峰咬去,吴凌峰看着眼前的血盆大口,朝左边闪去。稳住身体后,手中长剑继续朝着隐匿鼠砍去。一人一鼠一攻一躲,谁也攻击不到谁。

  吴凌峰此时也摸清隐匿鼠闪躲的规律,

  一道剑气朝着隐匿鼠而去。剑气离剑后,手腕一转,长剑离手往右边而去。这时隐匿鼠刚好闪躲在长剑所攻击的位置。

  噗,

  剑插入隐匿鼠的身体,从后背而出。隐匿鼠倒地。

  一道青光入鞘后吴凌峰把隐匿鼠尸体收入戒指后。

  便转身朝山顶方向跑去。

  吴凌峰前方。

  古灵儿一直往前跑。跑了许久,古灵儿看着远方的山顶还是那么远,周围的树木都有变化。唯独没变的就是山顶的位置。古灵儿也没仔细多想。继续往前跑。

  吴凌峰此时发现右边不远处,古灵儿正在原地跑着转圈圈。

  心道,应该被阵法给困住了。

  转身朝着古灵儿的方向跑去。

  吴凌峰看着古灵儿的样子。也不敢太靠近,便朝着古灵儿大喊。此时的古灵儿没有听到吴凌峰的喊叫声。依旧在跑。

  吴凌峰看着古灵儿的样子。环顾四周,周围的花草树木与一路走来并无有不同之处。

  仔细看了之后,发现古灵儿的周围有八颗树木比平常的树木要粗壮的多。围成一个圈。古灵儿真好在中间。

  长剑持在手中。吴凌峰便对着一颗树木砍去。

  咔嚓

  树木应声倒地,中间鲜血流出。

  古灵儿眼前的景象也随之一遍。吴凌峰喊了一声之后。

  古灵儿扭头看到吴凌峰道:“闷葫芦他哥,你怎么在这里。”

  吴凌峰便把刚才看到古灵儿被困在林中的情形讲述一遍之后。

  古灵儿大眼睛转了转道:“闷葫芦他哥,这个鬼地方这么危险,我们结伴同行吧,多一个人安全一点”

  吴凌峰看着眼前的古灵儿,点了点头。

  古灵儿一笑,二人便朝着山顶跑去。

  另一边,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间有一片凹地。

  叶寒站在凹地旁,看了眼凹地中间的一具妖兽尸体。收入戒指后,朝着山顶疾驰而去。

  镜面上,20个镜头,目前距离山顶最近的。

  金丹境是琅琊书院的严承,元婴境是刀宗的刘过。

  二人快到山顶之时,都遇到了妖兽。

  另一边,古灵儿和吴凌峰二人也看到了山顶。

  突然,两只妖兽张着血盆大口朝着二人咬来。

  二人见状,急忙闪躲。

  两只妖兽,看到二人闪躲后,便继续冲向二人。

  古灵儿急忙在身前调动真元身边出现一个冰盾。

  妖兽伸出前爪。

  砰,冰盾应声而碎。

  妖兽的前爪拍中古灵儿,身体朝着吴凌峰的方向而去。

  噗,

  落地后的古灵儿,一口鲜血吐出。

  起身,古灵儿一脸愤怒的看着妖兽道:“我从小到大都没被这么打过,你偷袭我。给我等着。”

  妖兽可不管古灵儿的话,长着大口咬来。

  古灵儿见状急忙闪躲,后跟吴凌峰道:“闷葫芦他哥,我把这妖兽困住,你先把这只给解决了。”

  吴凌峰道:“好”

  对着眼前的那只妖兽,长剑一边攻击妖兽,身体一边朝远方去。

  妖兽追着吴凌峰,

  古灵儿看到吴凌峰与那只妖兽远去后,朝着吴凌峰道:“就是现在。”

  吴凌峰的身影,从远方极速跑来。手中长剑,举过头顶。一把巨剑出现。

  古灵儿躲过妖兽一击后,双手在身前结印。

  道:“冰灵阵。”

  妖兽身边出现冰块,呈一罩子把妖兽困住,这时吴凌峰,刚好到了妖兽上方。

  一把巨剑砍下,轰,冰罩破碎。妖兽的身体分为两半。

  追击吴凌峰的那只妖兽极速而来,吴凌峰此时真元已消耗的差不多。跟古灵儿道:“你拖住它十息,”说完一颗丹药吃了下去,运转功法恢复真元。

  古灵儿看着极速而来的妖兽,一把冰凝成的剑出现在手中。朝着妖兽就是一道冰寒的剑气。

  妖兽,看了正在运功恢复真元的吴凌峰。

  也不管古灵儿,朝着吴凌峰咬去。

  古灵儿见状,身体一闪出现在吴凌峰身前,用冰剑挡住了妖兽锋利的牙齿。

  一人一兽僵持在那里。

  古灵儿脸色越来越苍白。

  喀嚓,

  冰剑碎裂。古灵儿身体向后倒去。

  眼见着妖兽的锋利的牙齿就要咬中二人。

  一道青光,从妖兽大口而入,从后面而出。

  吴凌峰,抱着古灵儿便往旁边滚去。

  砰。

  妖兽的嘴巴咬着前方的石头,一动不动,倒在地上。

  吴凌峰与古灵儿还抱在一起。

  两人两眼一对,看着对方。

  吴凌峰连忙起身看着妖兽的尸体道:“没事吧。”

  “没....没事。”

  “没事,我们就赶紧去山顶吧。!”

  山顶上,是一个平台,二人看着平台,并未看到其他人。

  古灵儿这时也恢复正常道:“闷葫芦他哥,咱两是第一名。”

  吴凌峰平静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平台另一侧,刘过登顶,接着叶寒的身影也出现。

  慢慢的平台上人越来越多。

  平台上出现一个传送阵,众人踏上传送阵之后。

  回到高台,往看台处飞去。

  镜面上,金丹榜,和元婴榜。各自出现一排名字。

  中年人道:“论道大会到此便以结束,明日辰时,在此公布苍天榜。”

  回去的路上,古灵儿跑到吴凌峰身前道:“闷葫芦他哥,谢谢你。”

  吴凌峰看着古灵儿道:“理应相助。何况你与小优是朋友。最后你也帮了我。没有你,也不会那么快登顶。”

  古灵儿这时想起了之前登山的那一幕,脸上有些红了起来,转身回了书院。

  这时,凌云峰的师兄弟则在旁边戏谑道:“大师兄,今天的事,我们都看到了。”

  吴凌峰也不搭理他们的胡闹。

  继续朝着庭院走去。

  一夜无话。

  天机阁内,一老人枯坐在地,看着身前案台上的铜钱,一盏茶后,老人缓缓抬头,眼神顺着窗户,看向天空。

  老人眼睛里出现了一轮明月。

  第二日一早,看台早已站满人。

  中年人,宣布了昨日金丹元婴前三名,上台领了奖励后。

  一个老人从天机阁内走出,腾空而去,稳稳落在高台。

  沧桑的声音响起“论道大会,是我东苍天之盛事,能见各位道友在大会相互论道,实乃老朽之幸。”

  “东苍天,万年以来,因封锁妖兽,至灵气稀薄,无人能飞升成仙。一州之地,只有一派,这是东苍天之幸,也是东苍天之悲,幸则是东苍天,万年以来,宗派和睦,无争斗之意,悲则是其余四天,灵气充沛,人人皆可修行,”

  “东苍天,本无争斗之心,可频繁遭人欺凌,四天之人,入我东苍天,如入无人之境,无执法者,东苍天危矣。”

  “老朽,深感悲哀,故,老朽决定,十日,与各派掌教,在此商讨解除封锁妖兽之阵,灵气回归天地,使我东苍天恢复万年前之盛。”老人的声回荡在这天地之间。

  论道大会结束,九大宗派带着这个影响东苍天万年走向的消息回到了宗派之中。

  一张苍天榜随着这次大会的结束,也发布出来。

  十日后,天机阁。

  “阁主,阵法解除之后,妖兽势必会进军我东苍天,万年来,东苍天灵气稀薄,羽化境之上并无几人,妖兽进军,如何能抵挡住,”一名鹤发童颜的老道士看着天机阁主道。

  “诸位,老朽十日前,算了一卦。卦象是百年之后,五天遭劫,生灵涂炭,故而,老朽才想解除阵法,”天机阁主道。

  众人听后,无人回话,天机阁主窃天机,算天算地算人,无一失算,万年前,也正有当年天机阁的阁主,才有如今的东苍天。

  见无人讲话天机阁主又道:“想要在浩劫之中有一自保之力,就要让东苍天的人都修炼起来,解除阵法之后也不全是坏事,修者,当经历生死,方能突破自我。”

  肖长老道:“阁主,书院院主同意阁主接触阵法,院主说,书院后山的妖兽森林由我书院驻守,书院在,无一妖兽能进入东苍天。”

  “其余出口,院主也说了,东苍天,宗派结盟。在妖兽森林出口处,修建城墙,派弟子前往驻守,”

  萧丘道:“我凌云峰,同意。修道者,理应护人平安,斩尽天下魁魅魍魉,何况是妖族,敢来冒犯,凌云峰的剑,斩之。!”

  随着众人达成一致后。

  天机阁主沉思了片刻后道:“一个月,翼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五地接连妖兽森林,这五地的宗派调动凡俗百姓共同建立城墙,琉璃岛派出精通阵法之人,为城墙布下阵法,炼器宗则多炼制一些法宝,雍州和梁州协助建立城墙。”说完,天机阁主看着远方,好似在看着妖兽森林。

  “一月后,老朽解除阵法,前往妖兽森林一趟,探一探虚实,是战是和,你们都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