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悲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优看着周围并未有妖兽的痕迹,把戒指从手中摘下放入怀中后,一人一狗往森林深处走去。

  灵均忽然停下脚步偏头看着左边叫唤,叫唤几声后,便往左边跑去,吴优急忙跟了上去,跑了不久,吴优听到打斗声从不远处传来。

  听着打斗声,吴优把灵均喊停,对着灵均道:“灵均,这里比较危险,我们什么都不了解,先去看什么情况之后再说,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说完便往打斗声方向快步跑去。

  一人一狗在山坡上一棵树后看着坡下,一只熊形妖兽正攻击着一名洞府境的中年人,吴优感受着妖兽的气息,并未凝成妖丹,地上躺着两个人,没有生机,心道这三人应该是前来猎杀妖兽的修士。

  看着中年人体内气息越来越不稳,吴优身体往下冲去大喊了一声道友,妖兽脚下出现一条藤蔓捆住妖兽,中年人看到妖兽被捆住,大喝一声,袖口处飞出三把匕首,穿过妖兽的丹田。

  “砰!”

  妖兽庞大的身体应声倒下。

  中年人看着身前身着青衫,面容清秀的青年抱拳道:“谢道友出手相助。!”

  吴优抱拳回礼道:“道友不必客气。!”

  灵均此时也出现在吴优的脚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熊妖的尸体。

  中年人看了眼小黄狗与吴优道:“道友,我叫萧崇武,今日若不是道友相助,我也命丧于此,这熊妖理应归道友。!”

  吴优白了眼灵均对着萧崇武道:“我并非是前来猎杀妖兽的,刚好见到道兄与熊妖相斗,这才出手,这熊妖是道兄辛苦所得,我也只是路过帮了下,”

  萧崇武见吴优这样说,细细打量着吴优,并不像散修,身边还带着一只小狗。并未多言,把妖兽尸体收入储物袋之后,看了眼地上两名同伴的尸体,叹了口气,把二人埋葬后。

  萧崇武看着吴优道:“不知道友贵姓,”

  “姓吴名忧!”

  “道兄,我不经意进入这森林,道兄长期在此地猎杀妖兽,不知哪里有普通兽类?”

  这普通兽类并不值钱,修行之人碰到后猎杀卖于酒楼或用来充饥,并不会刻意去寻找,萧崇武感到疑惑。问道:“道友来这森林找这普通兽类是为何?”

  吴优看着萧崇武脸上的疑惑之色,笑道:“不怕道兄笑话,我身上充饥之物早已吃完,便想寻些普通兽类充饥。!”

  萧崇武听到这话对吴优心生敬佩,自身饥饿看到自己身处困境出手救了自己一命,还不要熊妖尸体,不禁产生了结交之意。

  朝着吴优抱拳道:“道友大义,我身上刚好有来时杀的几只兽类,道友不嫌弃的话,一同进食。”

  “汪汪汪。!”灵均听后兴奋的叫着。

  吴优朝着萧崇武抱拳道:“谢过道友。!”

  萧崇武取出两只大野鸡后。动手烧烤起来。

  吴优也帮忙,两人边烧烤边聊。随着交谈,吴优也知道了此地是何处。

  南炎天,分为东南西北四境,南境紧邻渤海,渤海与东苍天南海交接。西境西山与西颢天相邻。

  南炎天,四宗,八派。

  东境,剑宗,落山派,九仙派,

  南境,御兽宗,南岳派,天罡派,

  西境,玄天宗,火神派,风雷派,

  北境,寒天宗,阴阳派,花间派,

  “吴优,叶城里有卖辟谷丹和普通妖兽,你怎跑到这荒野森林来了?”萧崇武拿着鸡腿边吃边道。

  “说来也是惭愧,不知萧兄可认识曹蕳等人?”

  萧崇武手中的鸡腿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道:“曹蕳等人,有一金丹境为首,金丹境自称逍遥道人。欺骗初到叶城之人,杀人夺宝,城主长期不在城主,城内城主府之人也睁只眼闭只眼。吴优,你难道被曹蕳等人盯上了?”

  “正是如此,刚到城门,曹蕳便于我交谈,带入城中后,便要杀人夺宝,好在机缘巧合被我逃脱,便往这森林逃了。”吴优回道。

  “吴优你能在曹蕳四人手中逃脱,定有过人之处,逍遥道人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自己多加小心。”萧崇武看着吴优用手擦了擦胡渣上的油道。

  吴优吃着烧鸡朝着萧崇武点了点头。

  萧崇武迟疑了片刻后继续道:“别怪愚兄多言,你我相见之时,我便看出你并非散修之流,南炎天之大,无不是勾心斗角,杀人夺宝之辈,行走在这天地,凡事多留些心,切勿过于相信他人。!”

  吴优起身抱拳郑重的道:“谢萧兄。!”

  萧崇武看到吴优如此急忙起身回礼道:“吴优,你救我一命,对我有恩,你这样让我如何是好,我是一个俗人,你别老是来这一套,自然一点。!”

  两人相视一笑,灵均趴在地上双手捧着烧鸡斜着眼看着两人。

  “萧兄,这森林除了进来的那个出口外,可还有其他出口?”

  “你是担心那逍遥道人在出口处守候,放心吧,没事,在这森林锁定不了气息,你我二人在这森林待多一些时日,我便出去给你探路,逍遥道人应该不会等太久。!”

  吴优点了点头。

  不一会,两只大烧鸡吃完,灵均还意犹未尽看着地上的骨头,吴优看到不禁笑了笑,摸了摸灵均的脑袋。

  灵均现在虽然已经是金丹境妖兽,但在吴优眼里还是以前的那只小黄狗,跟自己弟弟一样。

  两人一狗再这山坡下有说有笑。

  此时,吴优与灵均之前落地之处,一道人看着地上的一人一狗的脚印,面露喜色,御空而起,朝着脚印的方向飞去。

  片刻,道人在空中看着眼前二人一狗,在思虑如何对付这狗时,小黄狗发现了他,道人便往下飞去。

  “汪汪汪。!”灵均朝着空中的道人直叫唤,眼神露出凶光。

  吴优与萧崇武朝着灵均叫唤的方向看去,一名道人从空中缓缓落地。

  吴优脸色一寒看着逍遥道人道:“阁下,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如此穷追不舍,切勿耽误大道。!”

  说完,灵均身上的气息暴涨,盯着逍遥道人。

  逍遥道人见到此幕,笑了笑道:“你拆我房子,贫道追你至这荒野森林,一顿好找,你且把身上戒指交于贫道,贫道便放你一条生路。!”

  话音刚落,逍遥道人身上气息锁定吴优,面色阴沉,大手一挥,一道青光朝吴优而去。

  吴优见状,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往后飞去落在山坡上,滚落下来,一口鲜血吐出。

  “吼。!”一道怒吼声响起,森林里的鸟受到惊吓,往天上飞去。

  灵均巨大的身躯散发着狂暴的气息,两眼通红朝天一吼后,伸出巨爪朝逍遥道人拍去。

  逍遥道人急忙闪躲,取出一个圆轮法宝,攻击灵均,灵均则不管逍遥道人的攻击,通红的眼睛就只盯着逍遥道人,两爪轮流的向逍遥道人拍去。

  萧崇武扶起吴优后,吴优取出戒指,一瓶丹药出现在手中,吴优之前离书院之时,胖子给予的丹药,取出一颗服下。

  跟萧崇武说快些离去后,开始治疗体内的伤势和紊乱的气息。

  萧崇武看了吴优一眼,又看向正伸着爪子拍向逍遥道人的灵均,没有多想,站在吴优身前,护住吴优。

  灵均此时身上多了几道口子,鲜血顺着毛发留下,黄毛被染成了红毛。

  逍遥道人躲闪着灵均的攻击,操控着圆轮法宝旋转着刺牙继续攻击灵均,又一道口子出现。

  萧崇武看到灵均身上血淋淋的伤口,大声喊了一句:“灵均,攻击他的法宝。!”

  逍遥道人听到,脸色一寒眼神盯着护在青年身前满脸胡渣的中年人,手指一转,圆轮法宝朝萧崇武极速转来。

  萧崇武眼见圆轮法宝就在眼前,便要抱着吴优闪躲,身前突然出现一个大爪子拍向圆轮,圆轮朝边上飞去,没了动静,大爪子也断了两个爪。

  噗!

  逍遥道人法宝受损,吐了一口血。

  浑身是血的灵均把萧崇武和吴优护在身后,伸出它那带血的爪子继续朝逍遥道人拍去。

  逍遥道人躲过这一击后,脸色有些苍白看着这不要命的狗,心里不禁产生退缩之意,转念想起自己损坏的法宝,一咬牙,取出一符咒,朝着两人一狗头上扔去。

  符咒出现在两人一狗上方,化作一片乌云,乌云内电闪雷鸣,灵均抬头看着头上的乌云,身子往天上一跃爪子就是朝着乌云一拍。

  “灵均,这不能拍!”萧崇武朝着灵均急切的喊道,话音刚落。

  砰!

  一声巨响传来,灵均的爪子刚碰到乌云被震落在地,刚站起身子,头上的雷电朝着灵均劈来。

  “小心,这五雷符有五道雷电。只能硬抗。!”

  “吼。!”灵均往后退了几步,站在萧崇武和吴优头上,朝着劈来的雷电就是一声大吼。

  “轰、轰……....”

  五声巨响过后,灵均背上毛发早已被雷劈没,血肉一片焦黑,鲜血顺着为数不多的毛发往下滴落,迈着艰难的脚步,往前走了几步,地上全是灵均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