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一尘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依我看,还不如看看这老道身上有什么宝贝,能助我们脱困。”刘保军看着中年道人的尸体道。

  吴优眼中寒光一闪盯着刘保军,花白老者看着吴优道:“待在这里坐以待毙肯定不行,我同意吴优小友所说,我们挖洞出去。”

  萧鹤等人见花白老者表态,逐渐有人表态挖洞出去,刘保军眼睛一直盯着中年道人的尸体并没有说话。

  吴优看着头上被晶石照成蓝色的石壁,道:“我们从挖掘火晶石处,掉入这地底不知有多深,所以我们要分成三组挖掘,真气快消耗完便下来换另外一组。”

  众人点了点头,在一番争论之后,吴优与萧鹤一组,花白老者与刘保军一组,其余两人一组。

  分好组后,吴优与萧鹤来到左边,两人拿着挖掘火晶石的铲子,找准方向后,便开始挖洞,这铲子挖这石壁,削石如泥并未有任何阻碍,转眼间,一个两人宽的洞口出现,两人便斜朝上挖去,随着挖掘,地上的碎石越来越多,洞内的人则把这碎石移到一旁,以免堵住洞口。

  一来二往,反反复复,洞越挖越深,堆积在洞内的碎石越来越多,无奈便只能把一些碎石装入储物袋内,正在挖洞的几人并不知恒岳派的人已经到了这地底岩浆处。

  吴优一行之前所在位置,殷绍堂缓缓落地,在看到地下那具已经成干尸的尸体,和岩浆旁石缝上的一具骨头,见到地下没有存活之人,摇了摇头,便原路返回,并未发现上方吴优一行人进入的洞口。

  回到地上后与于长老汇报之后,于长老在次用神识查看,摇了摇头,李长老对着于长老行礼过后,于长老五人便御空消失在天际。

  李长老见于长老消失在天际,转身看着空地上的人,语气悲哀道:“诸位,被埋葬于地下之人,并未有人存活,我深感歉意,感谢诸位这些日子付出的,死去之人的报酬将会平均发放给诸位。”

  “汪汪汪。!”灵均听到李长老的话,愤怒的叫了几声,从萧崇武身上一跃而下,往先前殷绍堂出来的洞口跑去,萧崇武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李长老见一人一狗往山里跑,给殷绍堂使了个眼色,殷绍堂腾空而起落在萧崇武面前拦住去路,道:“这底下我查看过,并未看到活人,你这是为何?”

  萧崇武看着已跑到洞口的灵均,也不管拦在前面的殷绍堂,绕过他朝灵均跑去,边跑边喊:“前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灵精不要了,前辈就不要管我们了。”

  看着向洞口跑去的萧崇武,殷绍堂眼神内闪过一道光芒,手里出现一储物袋往萧崇武丢去。

  萧崇武见储物袋落在自己身前不远处,弯腰捡过之后扭头朝殷绍堂道:“谢了,前辈。”说完就跑进了洞口。

  见到一人一狗皆以进了洞口,殷绍堂转身回去安排剩下之人回方城之事。

  洞内

  “吴优小兄弟,该换班了。”花白老者的声音从下方洞口传来。

  萧鹤听着花白老者的声音笑道:“这年头,还有人急赶着干活,也是奇了怪了。”

  “人家这也是好心,担心你我二人真气消耗过多。”吴优擦去脸上的汗水笑了笑,道:“不过这时间确实刚好,我们下去吧。”

  两人顺着石壁向下滑去,这挖掘火晶石的铲子挖出来的石壁光滑整齐,并未有碎石突出,两人不一会便出了洞口。

  出了洞口后,吴优心中一股危机,偏头看向左边,花白老者手里拿着一把凝聚着真气的砍刀向自己头上劈来,急忙闪躲了一下,砍刀砍在自己肩上,真气顺着伤口向体内疯狂涌动,眼睛一花,便昏死过去。

  “吴优,吴优...”

  吴优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灵均正舔着自己的脸,萧崇武关切的望着自己,伸手摸了摸自己肩上,一个口子还在。

  “啊!”吴优吃痛叫了一声。

  慢慢坐起来后,看向周围,见到地上花白老者等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吴优,你现在怎么样。”萧崇武关切的望着吴优问道。

  吴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碍,摸着灵均的头问道:“你们怎么下来了,这里又是什么情况!”

  “灵均祖宗听到恒岳派的人说你们已经死了,便发疯似的往下面跑,我只好跟着过来。”

  萧崇武道:“下来之后,在一岩浆旁看到两具尸体,没有看到你们,灵均祖宗就一直在闻,闻了一会就往这个洞里跑。”

  “跑进来后,看到那个老头拿着刀,你躺在地上,他举刀就要砍你,灵均祖宗看到就把他拍死了。”萧崇武指着花白老者道:“这老头,心也狠,看来就是他把所有人都杀了,好在灵均祖宗发现的早,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们了。”

  “这是在那老头手里掉出来的。”萧崇武手里拿着一个储物戒指道。

  看到这戒指,吴优往中年道人看去,只见中年道人保持着席地而坐的姿势,倒在地下。

  想来这刘保军与花白老者密谋将他们杀害,便是为了取得那中年道人身上之物,没想到最后,花白老者把刘保军也杀死了,想要独吞这戒指。

  想到这,吴优看向花白老者的尸体,苍白的脸上眉头一皱,心里一寒,真是人心险恶,知人知面不知心。

  萧崇武看着吴优苍白的脸道:“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刚才已经给你服了丹药。”

  吴优点了点头,便开始运行功法,开始疗伤。

  灵均看着吴优开始疗伤,也不在打扰,看到吴优没事,现在也开心的与萧崇武玩耍起来。

  一个时辰后,吴优脸上逐渐有了血色,慢慢睁开眼睛。

  灵均看到吴优睁开眼睛,便跑了过来舔吴优的脸庞,吴优笑着摸了摸灵均的头。

  萧崇武此时拿着戒指过来道:“吴优,这个该怎么处理。”

  吴优沉思了片刻后,看向中年道士的尸体,道:“这是那前辈之物,理应归还给前辈。”

  这些日子的相处,萧崇武知道吴优的性格,点了点头看着地下的尸体道:“这些人,怎么处理。”

  “埋了吧,虽然这花白老者和那刘保军固然可恶,但也共处了这么些时日。”吴优说完,拿起铲子开始挖坑。

  与萧崇武把花白老者五人埋葬之后,吴优向中年道人尸体走去。

  萧崇武把储物戒指给了吴优,吴优把中年道人扶正之后,把戒指放入衣裳内,看着中年道人,不知死去多少年的中年道人,衣裳并未有任何损坏,面部栩栩如生。

  吴优向中年道人拱手作揖,道:“前辈,打扰您清修了。”

  萧崇武看到吴优向中年道人行礼,此时也走到近前看着中年道人行了一礼。

  在萧崇武弯腰的那一刻,中年道人储备戒指从衣裳内飞出,悬浮在二人身前,一道青光从戒指上缓缓上升,吴优与萧崇武看着眼前的异象,急忙向后退去。

  吴优心生警惕看着青光,突然青光大盛,吴优两眼一眯,青光慢慢变淡,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

  吴优与萧崇武看了眼地上的中年道人尸体,又看向那道青光形成的身影,对视一眼,皆能看出对方眼中震惊之色。

  二人平复情绪之后,打量着那道青光形成的中年道人,只见那中年道人身上气息冲天,双手后背,双眼遥望着远方。

  片刻后,中年道人气息内敛,收回遥望远方的目光,看着二人,一脸平静的道:“贫道一尘子,乃守尘观观主。”

  萧崇武听到中年道人话语,沉思片刻后一脸震惊颤抖着道:“前辈…可是五千年前的守尘观?”

  中年道人并未回应萧崇武的话,继续道:“我因被人暗算,逃至这火山底下,布下阵法之后,隐匿气息,无奈伤势严重,无力回天,在弥留之际留下这道神识影像于戒指之中。”

  吴优此时心里有些诧异,既然布下阵法,隐匿气息,自己是如何能找到这洞口,之前刘保军与花白老者拿到这戒指后,为何没有触发这道影像?

  “你能找到这洞内,又拜我三拜,你我便是有缘,贫道有一事相求。”一尘子叹了口气后,两眼精光一闪郑重的道:“承吾道法,拜吾为师,护守尘观,香火不断。”

  说完,戒指内飞出一道符咒朝萧崇武而去,萧崇武连忙躲闪,不论萧崇武如何躲闪,符咒都紧追身后,最后符咒一闪直接进入萧崇武体内,萧崇武急忙检查自身,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回到吴优身旁。

  “此符,是贫道的本命符,只要你有护守尘观之心,此符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这洞内冰魄玄晶与戒指残存之物是对你的答谢。”一尘子的声音越来越远。

  随后,一尘子的影像化作一道青光进入尸体之中,栩栩如生的尸体开始慢慢消散,洞内发着蓝光的晶石,此时也朝着戒指飞去,蓝光消逝,只留下一枚戒指悬浮在空中。

  “牛鼻子老道,你的守尘观在五千年前已经消散了,你叫我怎么护你的守尘观,你这不是存心要害我吗?”萧崇武朝着道人消逝的地方大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