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万年平静结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崇武喊完之后,看向悬浮在中间的戒指,一把抓过手中,往戒指看去,戒指角落里有几本书籍和一把拂尘还有刚刚那颗冰魄玄晶,也没看到灵精,一些地方有些许灰烬,想必这么多年过去,有些物品化成了灰烬,不禁愁容满面。

  吴优看着愁容满面的萧崇武道:“老萧,那位前辈给你留了什么?”

  “留个屁,把我坑上贼船了。”萧崇武骂了一声,道:“里面就几本书和一把破拂尘还有那颗蓝色的晶石,其他的都成灰了,就这么几个破东西,就要让我护那守尘观。”

  “汪汪汪。!”刚才不知去了何处的灵均,此时站在洞口处朝着二人叫唤着。

  吴优本想劝慰一下萧崇武,洞内开始变得炎热,看了周围地上的一堆堆碎石与萧崇武,道:“先离开此地再说。”

  萧崇武点了点头,朝着洞口快步走去,灵均看着二人朝自己走来,边叫着边带路,一盏茶后,两人一狗的声影出现在恒岳派所挖的洞口外。

  萧崇武看向空地上,并无一人,手里拿出一储物袋丢给吴优,道:“看来他们已经离开这里了,这是殷绍堂给我们的工钱。”

  吴优接过储物袋,点了点头道:“恒岳派已经离开,这里又不知是何处,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下,仔细看下一尘子前辈给你留了什么东西。”

  萧崇武听到一尘子三个字,气就不打一处来,好端端的身体就下了个符咒,越想越气,吴优看了眼越来越气的萧崇武,知道他心中所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想太多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下,肚子饿了。”

  萧崇武点了点头,在灵均摇着尾巴的带领下,走了半盏茶后,两人一狗寻了颗五人合抱的大树,在树下休息,不一会烤起了肉,灵均看到烤肉,便缠着萧崇武要喝酒,萧崇武取出酒,斜靠着大树自己喝着酒,吴优则接过萧崇武的活,给灵均倒酒。

  “老萧,你把一尘子前辈戒指给你留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吴优看着斜靠在大树喝酒的萧崇武道。

  萧崇武看了吴优一眼后,手里出现三本书籍丢给吴优,随后手上又拿着一把拂尘,漫不经心的道:“就这几样东西。”

  吴优看向手里三本书籍,依萧崇武所言,戒指内的物品这么多年基本上都成了灰烬,这三本书没有化成灰,想来不是平常之物,便开始翻开看了起来。

  第一本是守尘观录,记载了守尘观自立观以来的事件,第二本是符咒之术,详细记载了各类符咒绘画之术,第三本翻开之后并未看到任何文字,是一本无字书,吴优不禁有些奇怪。

  “吴优,这拂尘有些怪异。”

  正在看着那本无字书的吴优,听到萧崇武的声音扭头看去,只见萧崇武脸色有些苍白,手里拿着那拂尘。

  吴优问道:“怎么回事?”

  “这拂尘,我想着在戒指那么多年没坏肯定是一件宝物,我便运转真气往这拂尘想试下威力,不曾想体内真气瞬间就被吸空,拂尘也没有任何反应。”萧崇武脸色苍白,虚弱的道。

  吴优听后把拂尘拿在手中仔细观看,这拂尘与普通拂尘并无不同,吴优看了许久之后,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这拂尘你不要乱用,一尘子前辈的东西应该不是什么邪物,你先放着。”吴优把拂尘还给萧崇武道。

  “你那几本破书看的怎么样?”萧崇武把拂尘收入戒指后,看着吴优手里几本书道。

  “这几本书,都是好书,你可以好好看看。”说完,吴优便把书籍拿给萧崇武。

  萧崇武接过书籍之后就翻看起来,前面两本书看了几眼,在翻开第三本书时,萧崇武印堂突然出现一个印记,那印记金光闪闪,随后,那本无字书,开始出现文字,萧崇武目不转睛的看着,一篇一篇往后翻去。

  一盏茶后,萧崇武双手合起那本无字书,印堂也恢复正常。

  萧崇武闭眼休息片刻之后,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许血色,露出笑容看着吴优道:“这一尘子,也不是那么混蛋,还是给我留下了好东西。”

  吴优看着萧崇武的样子,哑然失笑道:“刚才不还在骂一尘子前辈吗?怎么这会改变了。”

  萧崇武挥了挥手,便开始讲那本无字书。

  那本无字书,名为‘符道’,是知守观观主或下代观主才能修行的功法,以符入道,以符养身,以符蕴神,萧崇武徐徐道来。

  吴优点了点头,道:“一尘子前辈给你留的东西想来是这知守观的家当了。”

  “这知守观,五千年前在南炎天是修道圣地,不知什么原因,便开始落败消散。”萧崇武摇了摇头道:“想来应该与这一尘子身死有关。”

  吴优道:“在洞内我拜了一尘子前辈两次,刚好第三次是你拜了他,便是你与他有缘,知守观虽早已消散,现在你继承了他的衣钵,理应就是这知守观之人,你护好自己,就是护这知守观,香火不灭。”

  萧崇武沉思片刻后,道:“吴优你说的对,先前我以为那一尘子是在坑我,现在想来一尘子也是可怜,自己被人暗算,知守观也消散,死前还惦记着留下传承,护好这知守观香火不断。”

  “老萧你就更要好好修行这知守观的道法,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之前还在那里对一尘子前辈心怀恶意。”吴优笑了笑道。

  萧崇武笑道:“理应如此,理应如此,这符道比那天罡派的太清真气道法要好的多。”

  笑过之后,萧崇武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沉思了片刻后,便翻起那本守尘观录。

  吴优见状,也并无打扰萧崇武,继续给灵均倒酒。

  一盏茶后,一坛酒又被灵均喝完,灵均意犹未尽的看了看吴优,吴优摇了摇头,便扭头看向正低头看书的萧崇武,灵均也未打扰萧崇武,自己跑到一旁不知玩什么去了。

  灵均走后,萧崇武也合上了那本守尘观录,抬头看着吴优,与吴优讲了这守尘观的历史,书上并未有一尘子的记录,一尘子所留那拂尘与符笔是守尘观重宝,拂尘乃攻击法宝,天生克制妖魔鬼怪,符笔则是刻画符咒之物,对符咒之力有所加持,如今一尘子所留之物只有拂尘,并未看见那符笔。

  吴优听完萧崇武所言,道:“老萧,你现在就安心修习这守尘观的道法,那拂尘现在不要去动用,先前你尝试一下真气被吸空,想来动用这拂尘法宝,需要真元。”

  萧崇武点了点头,道:“现在我所缺的便是这画符所用的符纸和符笔。”

  两人在树下聊了一会之后,萧崇武也接受与一尘子二人的师徒之缘,吴优笑了笑萧崇武,这在其他修行之人看来是天大的机遇,在萧崇武这里,先前反而一万个不愿意,反观吴优,先前殷绍堂邀请前往恒岳派修行,也被吴优拒绝,看来不是一类人,走不到一块。

  二人商讨之后,决定寻一城池,把先前灵均所猎杀的妖丹和妖兽尸体处理掉,在询问下一尘子所留的冰魄玄晶是何物,购买一些萧崇武修行所用的符纸和符笔,吴优唤回灵均,两人一狗往东方走去。

  东苍天

  翼州至扬州,一座城墙跨越五州之地,屹立在与妖兽森林交界处,城墙内,在五洲之地各有一座城池,分别为翼灵城,兖道城,青云城,徐清城,扬书城。

  五座城内,一些修士与凡俗之人争分夺秒的搬运物资,修建房屋,自论道大会结束之后,东苍天集九州之力修建城墙与城池,除城内房屋外,其余皆已建好。

  横跨五州之地的城墙上,此时站着九州修士,皆看着眼前不远处那片森林。

  青云城,九州宗派宗主站在城墙之上,凝重的看着墙下那朝着森林走去的老人,老人步履安详,一脸平静的朝森林走去,半盏茶后,老人停下脚步,伸出手掌往前方虚无处一按,虚无处生出一片涟漪往四方而去,老人继续向前走去,转眼消失在森林之中。

  森林里不断响起各种各样妖兽的吼声,吼声掺杂着喜悦,愤怒,不满,释放着被封锁万年的情绪。

  片刻后,吼声突然停止,森林深处传来两道威压,针锋相对,城墙上的人脸上布满沉重,望向森林深处,只见森林里安静的可怕。

  两道威压僵持半柱香后,森林深处开始传出断断续续的声响,两道恐怖的光影在森林深处若隐若现,随着一声巨响,森林重归平日宁静。

  身着白色长袍,满头白发的老人从森林慢慢走出,看着老人的声影,城墙上的人长舒了一口气,立刻飞到老人身旁,老人并未说话,往城内方向走去。

  进城之后,老人看着众人沧桑的声音响起“老夫,只能争取到五十年时间,这五十年,那妖王不会出手。”老人深邃的眼神看着城墙道:“按原来的计划开始吧,老夫已无力再战了。”

  这一日,东苍天封锁妖兽森林的阵法解除,整个东苍天天地灵气开始恢复,天机阁主入妖兽森林与妖王一战,妖王重伤,天机阁主三日后仙逝,给东苍天人族争取了五十年的时间,九州宗派开始传授凡俗之人修行道法,金丹以上修士皆在抗击妖兽的五大城池之中,枕戈待旦。

  东苍天人妖两族结束了万年的平静,战争从今日开始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