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苍天的事情,吴优并不知晓,与萧崇武并肩走在林间小道上,后面的灵均则一路追赶着飞在半空中的蜜蜂,一点也看不出是一只金丹境的妖兽。

  不一会,一座城池出现在二人眼前,吴优叫唤了灵均一声,便与萧崇武加快步伐向城池走去。

  站在城门处,吴优看着恒城二字,转头看向萧崇武,萧崇武摇了摇头,吴优见萧崇武并未来过此城,并未言语,二人一狗朝城内走去。

  城内,有一执法队正在沿着街道行走,街道两旁并未看到之前在方城等地看到的散修摆摊贩卖,整整齐齐的店铺坐落在街道两旁,吴优朝店铺里看去,皆是一些丹药,法器等修行所用之物。

  两人走了一会看到熟悉的招牌‘香满楼’,走了进去,在小二的带领下,二人走到二楼窗台前坐下之后,要了几道小菜之后,吴优便向小二问起这恒城的情况。

  恒岳派共有八座城池,这恒城便是其中之一,城内不准散修摆摊贩卖,不准斗法飞行,城内执法队便是恒岳派外门弟子组成,维护这城内秩序。

  吴优听完小二讲解之后,没想到自己刚给恒岳派完成任务差点身死,便来到这恒岳派管辖之地,心道与这恒岳派真有缘。

  “吴优,这恒岳派还是不错,自从那山坍塌之后,来了几个长老便开始营救你们。”萧崇武抱着灵均道。

  吴优看着每到吃饭便往萧崇武身上跑的灵均,摇了摇头,道:“名门正派自有行事之准则,不然也不会成为这南境的三大派之一。”

  吴优沉思片刻后继续道:“不过此次被困在山底之下,在洞内之时,那花白老者平日间一副老好人的样子,没想到在最后尽然为了一枚戒指残杀一同经历生死的人。”

  “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萧崇武看着吴优道:“一枚储物戒指,价值是一般法宝的两倍价格,像我们这些散修这辈子都不敢想。

  吴优意味深长的看着萧崇武道:“老萧,是谁得了一尘子前辈的戒指,还在怨恨的。”

  萧崇武闻言,满是胡渣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打哈哈道:“当时不是给我身上种了一枚本命符,还给我说了那几句话,换做谁谁都会那样,再说了,那守尘观五千年前就消散了,护谁啊,明摆着要我的命,后来听你说完之后,我不也感谢那一尘子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吴优郑重道:“守尘观消散与一尘子前辈身死肯定有关联,你既然接受了一尘子前辈的传承,日后还是要复兴这守尘观。”

  萧崇武一脸苦瓜色道:“吴优,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看我现在是什么修为?”

  “汪汪汪。!”灵均听到这话之后看着萧崇武一脸得意前掌拍着这自己小胸脯叫唤着。

  吴优与萧崇武看向灵均,笑了笑。

  “有志者,事竟成。”吴优双眼露出精光道:“你肯定可以的。”这句话对萧崇武说,吴优也是在对自己说。

  此时,小二端着小菜上了桌,灵均看到没有酒一脸不满的看着萧崇武叫唤着,吴优见状,叫小二拿几壶酒,酒上桌后,灵均恢复本性,开始大吃大喝。

  此时,楼下传来说书老人的阴阳顿挫的声音,讲着这南炎天某宗派弟子的恩怨情仇,吴优见萧崇武听得津津有味,笑道:“老萧,我觉得你可以把那胡子给刮了,说不准也有仙女看上你。”

  “这胡子我留了几十年了,一直就没刮过,也没长过,一直保持这胡渣的样子。”萧崇武擦了擦嘴道。

  “不过现在身为守尘观的观主,理应注意下仪表姿态。”萧崇武一脸正色道:“日后,修为有成,定要立观让这守尘观香火鼎盛。”

  吴优看着萧崇武郑重点了点头。

  在灵均一顿风卷残云之下,饭菜一扫而空。

  结账之后,吴优与小二打听炎盟阁所在之地后往街道走去。

  进入炎盟阁后,吴优看着一名管事走来,阁内还有一名管事正接待着几位青年,几名青年腰间挂着牌子,上面一个‘恒’字,恒岳派弟子。

  管事过来后,吴优说明来意,管事便带吴优和萧崇武向二楼走去,上楼的时候。恒岳派的其中一名弟子看了吴优一眼,吴优并无搭理,径直往楼上走去。

  到二楼之后,走进一房间内,管事道:“此房间,能隔绝气息,道友放心。”

  吴优把一个储物袋递给管事,管事接过之后看着储物袋内的尸体和内丹道:“幽狼,价值600灵精,内丹1200灵精。”

  吴优点了点头,看着管事问道:“不知,炎盟阁是否收购功法?”

  管事笑了笑,道:“我炎盟阁,不管是什么物品,只有是有价值之物,来者不拒。”

  吴优看向萧崇武,萧崇武拿出天罡派那本太清真气道法递给管事。

  管事看着太清真气道法若有所思,萧崇武看着管事急忙道:“管事,这功法是我兄弟二人机缘巧合所获。”

  管事闻言笑了笑,道:“道友多虑了,炎盟阁收东西不问出处,只看价值,这功法是天罡派寻常弟子所修,并不是那核心之物,价值在3000灵精。”

  “这东西我们都卖了,我们需要一些符纸和一个画符所用的符笔。”吴优道。

  管事询问符纸和符笔是萧崇武所用之后,道了声二位稍等,出门而去,片刻后手里拿着一黑色符笔,和一沓符纸递给萧崇武。

  “这符笔,是一件法器,并不贵,符纸也是低阶符纸,适合画符初学者所用。”管事看着萧崇武道。

  萧崇武点点头。

  吴优想了一会,看向管事,询问有无炼器材料,药草丹药等书籍。

  交谈片刻后,管事把先前吴优的储物袋递给吴优,储物袋内放着灵精与一些书籍,二人与管事道谢后,管事便带着二人出了这炎盟阁。

  出了炎盟阁后,天色已慢慢变黑,二人寻了一客栈要了两间客房休息,一进房间,灵均便缠着吴优与他玩耍,吴优想到从炎盟阁购买的书籍,便打发了灵均,灵均无奈呜呜两声后,在地上追着摇自己的尾巴自娱自乐。

  在茶几旁,吴优把书籍放在桌上,共四本书籍,慢慢翻了起来,一夜过去,窗外太阳慢慢升起,慵懒的洋光从窗外照到茶几上。

  吴优缓缓合上书籍,起身伸了个懒腰,灵均还在床上蜷缩着,吴优过去摸了摸灵均,走到窗户前看着挂在天边的太阳,深吸了一口气,想着昨夜书籍里的内容。

  南炎天与东苍天交界之处便是这南境的渤海,渤海宽阔无边与东苍天南海相连,因距离太远,凝神期修士夜以继日的飞行也需一个月时间才能跨越那片海域。

  吴优想到自身还未能御空飞行无奈摇了摇头,不去想这回东苍天之事,想着如何提升修为。

  昨夜所看书籍之中,关于丹药的描述,有一枚丹药适合现在吴优与萧崇武所用,‘凝元丹’功效与先前吴优在书院所服‘凝真丹’功效大同小异,‘凝真丹’是灵气通过药力转变成真气,‘凝元丹’则是真气转换成真元。

  想到此,吴优伸手关上窗户,不管那睡的正香的灵均,便出门寻萧崇武。

  来到萧崇武房前,敲门之后里头传来一道声音,过了一会门便打开,打开之后,吴优一脸惊讶看着眼前的萧崇武,萧崇武脸上的胡渣已消失不见,先前有些黝黑显老的脸不知为何变得白嫩年轻许多,之前松散的头发,现在头顶白冠,一头黑发整齐搭在后肩上。

  萧崇武看着一脸惊讶的吴优笑了片刻,拉着吴优进入房内道:“吴优小子,不认识我了?”

  吴优绕着萧崇武转了几圈,道:“老萧,真没看出来,一夜之间,你这变化也太大了,要不是你的声音,我还以为走错了门。”

  萧崇武笑道:“我萧崇武曾经也是风度翩翩美少年,无奈穷困潦倒,生活所迫,知晓‘帅’一字不能填饱肚皮,这么多年才没有休整仪表。”

  吴优点了点头,笑道:“老萧,如今的你与昨日那‘香满楼’说书老者口中的宗派弟子并无两样了,唯一缺的便是那仙女。”

  萧崇武挥了挥手,道:“我不去当那宗派弟子,也不想那什么仙女,孑然一身,自在。”

  “好了好了,我来找你是跟你说几件要紧事。”吴优打断了萧崇武的话道。

  萧崇武闻言,收起嬉皮笑脸,一脸正色招呼吴优坐下,看着吴优。

  吴优便把昨日所看书籍了解的冰魄玄晶与那拂尘的猜测和丹药之事告知萧崇武。

  冰魄玄晶,乃北玄天所产之物,在南炎天非常稀缺,属于顶尖的炼器材料,是炼制灵宝所需之物。

  修士所用宝物,分为法器,法宝,灵宝三个等级,那拂尘一派重宝,理应不是简单之物,吴优便猜测那拂尘是灵宝。

  萧崇武听完吴优之言,沉重的道:“这等宝物,现如今不能动用,一但被人知晓便是那杀身之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吴优点了点头道:“我昨夜看了书籍之后,对着南炎天些许了解,并不像这表面风平浪静,一尘子前辈所留之物,不能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