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战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心隔肚皮,你我还是过于弱小。”萧崇武低头叹了口气,随后抬头看着吴优道:“你刚才所说丹药,我先前也有了解,不过先前一直摸爬滚打在妖兽森林,整天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并没有买过一颗提升修为的丹药。”

  萧崇武年近四十,二十五岁机缘巧合离乡踏上修行之路,在荒野森林附近城池过着散修日子,依靠那本残破的功法进入洞府境之后便回乡,带上乡里几个年轻小伙一同修仙,几个年轻人接连在荒野森林丧命,萧崇武被吴优所救,在逍遥道人死后才有那太清真气道法修行,之后在火山地底处获得那一尘子传承,如今又有吴优这心怀正气之人同行,不禁有些感慨。

  吴优拍了拍萧崇武的肩膀道:“待会我们便去这炎盟阁购买这‘凝元丹’你修炼时间比我久,体内真气应该开始向这真元转变,服用这丹药应该能加快体内凝丹。”

  萧崇武闻言一脸郑重的看着吴优,随后向吴优抱拳行礼道:“谢谢你,吴优,如若不是你我早已死在那荒野森林,更不会有之后继承一尘子的传承。”

  吴优看着萧崇武对自己行礼,急忙弯腰双手抬起萧崇武抱拳的手道:“老萧,我自来到南炎天,一路一直便是你在照顾我,逍遥道人追杀我之时,也险些让你丧命,理应是我向你道谢。”

  萧崇武起身后,看着吴优,两人相视大笑。

  大笑之后,萧崇武道:“你我就不要婆婆妈妈了,赶紧的叫上灵均祖宗,买丹药去,昨夜我与小二打听了一下,这南方有一个叫归南山的地方,买完丹药我们便出城前往此地闭关。”

  吴优‘嗯’了一声,随后二人出了房间叫了灵均,出了客栈二人一狗直往炎盟阁而去。

  在炎盟阁买了丹药之后,在管事的引导下,得知闭关有一简易阵法,并不需要自行布阵,插上阵旗便能起到遮掩气息的效果,吴优想到婉筠竹楼内那聚灵阵,便询问管事,管事告知并没有这聚灵阵的阵旗,只有那阵法秘笈。

  吴优想到灵精所剩不多,便摇了摇头没有买那阵法秘笈,买了两个遮掩气息的阵旗之后,二人一狗便离开炎盟阁,往城门而去,吴优边走边想着吴婉筠和吴凌峰,也不知二人如何了。

  扬州,扬书城。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房间内,一身穿粉色碎花裙,身材高挑,面容憔悴的年轻女子满是泪痕,看着眼前站在案台前身着青衫,腰间佩剑的青年悲伤的道。

  青年抬头看着眼前的脸上满是泪痕的年轻女子,剑眉下双眼露沉痛之色,走到年轻女子身前,擦拭着女子顺着脸庞了留下的眼泪沙哑的道:“婉筠,都是哥不好。”

  房内正是吴凌峰与吴婉筠,吴婉筠跟随师门一同前往徐清城,布下阵法加固城墙后,想到自己七年有余未见父母,在徐清城事情完成之后就动身前往扬州打算探望父母,到了吴家,吴婉筠看到曾经繁华鼎盛的吴家已经成了一片草海,再三确认后,吴婉筠失魂落魄,失声痛哭,瘫坐在地。

  吴婉筠在吴家旧址枯坐了三日三夜,面容憔悴,回过神后,看了眼吴家旧址,便御空飞行找寻正在扬书城的吴凌峰。

  吴婉筠双眼红肿,眼泪不停的留,看着吴凌峰道:“你和小优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上次来找我的时候不告诉我。”

  “婉筠,上次我和小优就是不想看到你这样,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吴凌峰双手擦拭着吴婉筠的眼泪道:“爹和娘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婉筠。”

  吴婉筠听到爹娘之后,眼泪越来越多,吴凌峰静静的看着吴婉筠,片刻后吴婉筠自己擦掉眼泪,看着吴凌峰道:“爹娘是怎么死的?”

  吴凌峰看着吴婉筠的模样,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自己并不能把中钧天告知婉筠,为吴家报仇之事,理应是吴凌峰的责任,想到小优,心里便有了决定。

  “爹娘之死,我和小优也不知,小优当时被族弟们困在后山,所幸逃过一劫,脱困后回到吴家,便是一片废墟,我至今也未查到。”吴凌峰摇了摇头后,转身看着窗户外剑眉下双眼露出寒光,道:“不过,我是不会放弃寻找凶手的,不论是谁,都将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二人沉默片刻后,吴婉筠看着吴凌峰的背影问道:“小优呢?”

  吴凌峰转身看着吴婉筠,脸上露出颓废之色,沮丧的把先前二人从琉璃岛离开之后,经历天地异常,被风暴袭击掉入海中一事告知。

  “小优现在还活着,小优与我讲过在书院离去之时,书院院主收了小优为弟子,在书院有命牌。”

  吴婉筠点了点头,看着吴凌峰道:“哥,你查到什么线索了记得要告诉我,小优你也要快点找到,一个人在外面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一直都在找小优,不过一直没有消息。”吴凌峰双眼露出怜爱之色看着吴婉筠道:“倒是你,如今人族与妖兽的战争,妖兽不间断的攻击城墙,你在徐清城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哥!”吴婉筠看着吴凌峰,红肿的双眼露出坚定道:“我会好好活着的,我还要给爹娘报仇!”

  吴凌峰心里暗叹一声,看着吴婉筠点了点头。

  此时,外面传来响彻云霄的鼓声,吴凌峰看着吴婉筠急忙的道:“妖兽又开始攻城,你在此地休息。”

  说完便出门往城墙飞去,吴婉筠看着吴凌峰的背影,也向城墙飞去。

  吴凌峰到了城墙之后,看着不远处朝着城墙汹涌而来的妖兽群,妖兽群并不密集,约一千多妖兽,空中有百来多只飞行的妖兽,有四个已经化形的妖兽,吴凌峰脸色一凝。

  一位书院长老操控着一个巨大的战鼓悬浮在距城墙百丈的空中,鼓声突然变得急促,声音传遍四方,墙上的人听到鼓声后便往城墙外妖兽群飞去,吴凌峰青光出鞘,手中持剑正要御空,吴婉筠稳稳落在吴凌峰身旁。

  此时,墙外刀光剑影,厮杀声一片,吴凌峰看着吴婉筠坚定的望着城墙外正在厮杀的场景道:“注意安全。”便向底下的兽群飞去。

  扬书城内皆是金丹境以上修士,而兽群,大多与金丹,洞府为主,凝神,元婴妖兽也有不少,但并不比人族这边多,这样的兽群自阵法解除之后已经不下二十多次,每次都是五大城池一起攻击,妖兽并未出现羽化境以上修士,人族这边也并不敢动用这羽化境以上修士。

  此时的东苍天灵气复苏,妖族妖王重伤,人族第一人天机阁主已逝,人族和妖族羽化境的修士都在闭关,提升实力,哪方高端战力多,便决定了东苍天归属,这不间断的战争双方都心明肚知,双方都打算着消耗对面的中坚力量,打持久战。

  吴凌峰在一兽群落地后,并未看到金丹境的妖兽,手中持剑从身体左侧向前方一平斩,一道剑气朝着前方的兽群呼啸而去,便有几只妖兽倒地,看着倒在地下的妖兽,吴凌峰眼神并未有停顿。

  身体腾空而起,长剑举过头顶,剑尖上一把巨剑缓缓出现,随着巨剑越来越凝实,吴凌峰清喝一声,双手持剑向这下方的兽群一劈。

  ‘轰!’

  巨剑劈在地上,一声巨响传来,凌厉的剑气顺着剑锋往前,势不可挡。

  吴凌站在地上,双手持剑保持这巨剑劈下的姿势,随着剑气慢慢消散,一道百丈长的裂缝出现在长剑的下方,裂缝两旁全是妖兽的残肢碎尸,并未有活着的妖兽。

  不远处一个正在与一老者交战的中年人,看向吴凌峰处,双眼一寒,打断老者的施法,朝着吴凌峰急速而来,老者看着中年人向吴凌峰急速而去,暗道一声不好,急忙紧跟其后。

  朝着吴凌峰急速而来的中年人,手掌忽然变大在百丈外朝着吴凌峰拍了过来,吴凌峰心生危机,看着中年人拍来的手掌,便要急速闪躲,发现自身不能动弹,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吴凌峰身前,手里拿着一支笔朝着身前的虚空点了一下,那攻击而来的手掌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凌峰看着眼前身着白衫的老者背影,行礼道:“谢肖长劳出手相救。”

  “不必多礼。”回了一声后,肖长老看着空中的中年人道:“阁下凝神境,对金丹境小辈出手,不合规矩。”

  说完,拿在手中的笔朝着中年人一点,中年人遭遇重击,身体向下方坠去。

  ‘轰!’

  没有去看落在地上的中年人,肖长老看向其余三个正在与人交战的声影道:“今日之事,一个教训,日后交战有跨越境界击杀境界低者,莫怪老夫出手,还望三位回去转告。”

  肖长老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双方停止了厮杀,看向肖长老的方向,其中一个人看着被肖长老击杀躺在地上已经恢复妖兽的尸体,双目一凝,咬牙切齿,身影一闪把妖兽尸体收走之后,发出一声吼声,战场上的妖兽便开始朝着森林退去。

  看着退去的妖兽,人族并未追击,处理着战场的妖兽尸体,有些则抱着死去的同伴失声痛哭。

  肖长老见妖兽退去,暗叹一声,便朝城内飞去,吴凌峰看着肖长老的身影行了一礼后,看向不远处碎花裙上有一些血迹的吴婉筠,缓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