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别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不远处走来的两人,灵均半蹲着身体蓄势以待眼神警惕的看着二人,谢袁和李开阳听到灵均的叫声后也警惕的看着二人,二人走到在三人不远处停下。

  其中一人蛇眉鼠眼,面黄肌瘦,摸着八字胡眼睛露出光芒在谢妍身上打转,一人身宽体胖,脸上有一道疤,向看着三人一般看着三人。

  灵均看着二人压根没在看自己,眼神愤怒的盯着二人,用前掌抓着地下的泥土,表示着自己的愤怒。

  李开阳看着二人面露不善,走到谢家兄妹二人前对二人抱拳道:“晚辈恒岳派李开阳,不知二位前辈有何贵干?”

  蛇眉鼠眼的中年人眼神从谢妍身上移开打量着李开阳,看到身上腰牌的恒字后,若有所思,并未回话,身旁体胖之人则看着三人,脸上的刀疤抖动了两下,阴冷的道:“少给老子搬出什么恒岳派,老子不吃这一套,把身上的储物袋交出来。”

  李开阳听到刀疤脸的话,看着眼前的两位金丹境心生愤怒,却无能为力,看着二人平静的道:“前辈,凡事留一线,我恒岳派长老就在这附近,莫要阴沟里翻船。”

  蛇眉鼠眼的中年人闻言大笑几声后,看着李开阳摸着那八字胡摇了摇头,阴笑道:“小子,你这话与别人说,别人兴许还会怕你几分,与我说无用。”

  看了眼谢妍后,继续道:“小子,你说的凡事留一线,我便给你们留一线,一直以来,我二人都是杀人取物,看你是恒岳派弟子,我便给你一个面子,把身上储物袋交出来,还有那个女娃,我便放你二人一条生路。”

  谢妍听到中年人的话后,一脸惊恐,颤抖着身体往谢袁身上靠,谢袁手中出现一把剑置于身前,把谢妍护在身后,一脸愤怒看着二人。

  李开阳闻言后知道今日之事无法善了,便道:“前辈,我三人皆是恒岳派弟子,储物袋可以给予前辈二人,还望前辈放我三人一条生路。”

  蛇眉鼠眼的中年人看了李开颜一眼,眼中一道寒光射出,伸出手掌呈虎爪在身前一抓后往右边一甩,李开阳的身子便朝右边飞去,撞在树上掉落下来,一口鲜血吐出,李开阳撑起身子,露出血牙看着二人。

  灵均看着这一切,一脸愤怒,没有出手,知道自己打不过两人,心中很愤怒,但它一直在寻找机会出手,死死盯着那中年人。

  蛇眉鼠眼的中年人没去管那李开阳,直朝谢妍缓步走去,谢袁手中持剑愤怒的看着中年人,与谢妍向后一步一步退去,中年人伸出虎爪向谢妍一抓,谢妍叫了一声,一脸惊恐的看着谢妍,身体向中年人缓缓而去。

  “吼!”

  站在中年人与谢妍中间的灵均,抓住机会,身体忽然变大,变大同时嘴里往中年道人咬去,中年道人一脸震惊收回抓向谢妍的虎爪,双手护在身前,急忙后退,可还是慢了一步,灵均狠狠咬住中年人,中年人护体真元破碎,被灵均咬住身体。

  谢妍倒在灵均的腿下,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身长十丈高三丈的灵均,嘴里咬着那中年道人,呆坐在地,谢袁看着灵均也是一脸震惊,反应过来急忙把谢妍拉了起来往李开阳跑去。

  灵均摇头一甩,嘴中中年人的尸体向右方飞去,‘砰!’一声落在远处的地上,俯视着眼前的刀疤脸,发出低吼声。

  刀疤脸见到这一幕也是一脸茫然,这一切发生的很快,自己身边的中年人便身死道消,看着眼前俯视自己的大狗,刀疤脸脸上恢复阴狠,脸上的刀疤抖动了两下,一把屠刀出现在身前,朝着灵均而来。

  灵均上次与逍遥道人一战后知晓面对这些法宝之物不能硬抗,急忙闪躲,往刀疤脸身旁一跳,跳的同时前掌朝着刀疤脸而去。

  ‘轰!’

  刀疤脸急忙躲避,地上出现一个深坑,灵均见一击未成,不给刀疤脸反应的机会,继续追击,刀疤脸只能躲闪,无力操控那屠刀攻击灵均。

  刀疤脸躲避时看着树下三人,心中一狠,手中屠刀朝树下三人而去。

  三人看着呼啸而来的刀影,想要闪躲,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只能看向那身躯庞大的灵均,灵均的前掌正朝这那道刀影而来。

  灵均在准备拍向刀疤脸之时,便看到刀影朝三人而去,便立刻伸出前掌朝那刀影攻击而去。

  “锵!”

  一道声音响起,那刀影回到刀疤脸身前,灵均的前掌落在三人前面,三人看到地上有一颗白色的爪牙,灵均落在三人前的前掌缺少了一颗爪牙鲜血往外冒出,灵均缓步走到三人前,把三人护住,朝着刀疤脸就是一声怒吼。

  “吼!”

  刀疤脸看着眼前的灵均,心生退意,身体要御空而起之时,突然向后转身,屠刀护在身前。

  “锵......”

  几道声响传来,刀疤脸身前闪出几道火花,身体向着灵均方向退去,灵均见刀疤脸向着自己退来,伸出前掌就是一拍,刀疤脸退着的身体急忙拿起屠刀往上一架。

  “砰!”

  灵均的前掌拍在屠刀上,一道声音响起,刀疤脸的双脚直接陷入地底,吃力的架着屠刀。

  “噗噗噗...”

  接着刀疤脸身上射出十二道血线,两眼睁大,身体直接被灵均压入地底之中,灵均看着眼前的深坑,见刀疤脸死去,变成先前模样,往三人跑去。

  三人此时惊魂未定,谢妍一脸惶恐的看着灵均,灵均用头蹭了蹭谢妍的手,谢妍急忙起身,不知所措。

  李开阳与谢袁起身之后,李开阳朝着灵均行了一礼,恭敬的道:“谢前辈救命之恩,先前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前辈见谅。”

  谢袁急忙拉着谢妍,急忙朝着灵均行礼道谢,谢妍此时心里还是反应不过来与自己一路玩耍,可爱的小黄狗,竟然是一修为高深的前辈,还救了自己一命。

  灵均不满的看着三人,呜呜了几声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你们三个没事吧!”

  一道声音传来,三人见萧崇武手里拿着两个储物袋走来,三人急忙行礼道谢,先前杀死那刀疤脸便是萧崇武的暗器,萧崇武在药山边缘与吴优采药草归来之时,听到灵均的吼声,便急忙自己御空而来,见灵均与刀疤脸争斗,就在一旁等待时机,击杀刀疤脸后,把那先前被杀死的中年人和刀疤脸的储物袋收了之后,便朝三人走来。

  萧崇武朝三人挥了挥手,看着地上一脸不满的灵均笑道:“灵均祖宗,今日你又立了大功啊!”

  灵均斜视了萧崇武一眼,走到谢妍脚下用头蹭了蹭,谢妍急忙收回脚,一脸惶恐的看着灵均。

  萧崇武看到谢妍一脸惶恐,笑道:“没事的,谢家妹子,你还是跟之前一样与灵均祖宗玩耍。”

  谢妍还是不敢,灵均发出不满的声音,谢妍才惶恐不安的轻轻地抱起灵均,灵均脸上露出满足,用头蹭了蹭谢妍的手臂,谢妍手颤抖的去摸灵均的毛发,灵均发出满足的声音,慢慢的谢妍也放下心来,与先前一样摸着灵均。

  吴优的身影也出现在不远处,朝着众人走来,走到近前后看到几人都没事,在看到谢妍怀里的灵均手掌又没了一个爪牙还有一些血迹,眼神露出柔光看着灵均道:“灵均,辛苦了。”

  灵均点了点头,萧崇武把手中两个储物袋递给吴优道:“小优,这是那两个金丹的储物袋,没什么值钱货,都是一些药草。”

  吴优接过储物袋并未去看,收起之后,把装了药草的储物袋递给李开阳道:“李道友,这是你的药草。”

  李开阳接过储物袋急忙行礼道:“谢过二位前辈,如若不是二位与灵均前辈,我三人定会丧命于此。”

  吴优抬起李开阳的手道:“李道友客气了,我与老萧应承你来这药山,理应要采得这药草,护你周全,再者说了,如若我遇到这二人,二人一样会对我出手,再者说了是灵均与老萧出手,我也只是帮忙采了采药草。”

  李开阳一路走来,知晓萧崇武与灵均听这眼前青年的话,听到青年的话也不敢无礼,在此行了一礼后,取出一个储物袋交于吴优道:“前辈,这是采取药草的报酬。”

  吴优也没有客气,接过储物袋后看了一眼里面灵精远超药草的价值,还有一大包调料,把调料和与萧崇武所得的灵精转到自己的储物袋后,把储物袋还给李开阳。

  “这调料和报酬我就收起了。”吴优笑道:“李道友一路来,对我和老萧照顾有加,这多余的灵精我二人不能要,还望道友收起。”

  李开阳并未推脱把储物袋收起之后又向二人行了一礼后道:“二位前辈,不知是否一同回这恒城?”

  “我和老萧便不与三位回这恒城了,在此多采摘些药草。”吴优摇了摇头,与三人抱拳道:“谢过三位这一路上的照顾,三位回恒城的路上注意安全。”

  李开阳听后心里有些失望,便道:“那祝二位前辈满载而归,日后再有相遇之时,晚辈定会备好这调料,好好招待二位前辈。”

  萧崇武笑了笑拍着李开阳的肩膀道:“李小子,记得以后的调料多备一点,灵均祖宗一路上可对你的调料情有独钟。”

  吴优也笑了笑,唤了灵均一声,灵均恋恋不舍的从谢妍身上跳下,看着谢妍,谢妍也有些不舍,吴优见状摸了摸灵均的头后,起身与身前三人抱拳道:“三位道友,日后有缘相见。”说完与萧崇武转身朝着药山方向走去。

  灵均跟在二人身后,走几步回头看着三人脸上露出不舍,来回几次后,撒开腿朝着已经走远的吴优萧崇武二人跑去。

  三人看着二人一狗的身影消失在莽莽林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