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阴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二人一狗与李开阳三人离别,进入这药山之后,就在边缘地带寻觅药草,发现只有一些普通药草,并未发现值钱的药草,二人只能慢慢深入这药山。

  随着深入,灵均远远的发现一些修士,吴优二人避免发生那杀人越货之事,便远远绕道而行,游走在这药山偏僻之地,灵均那灵敏的嗅觉随着慢慢深入这药山也起到了作用,在这偏僻之地中寻到一些常人发现不了的珍贵药草。

  萧崇武见灵均有这能力,便拿出那灵均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之物,犒劳灵均,灵均享受着萧崇武的犒劳,之后的寻找药草也愈发的卖力,二人跟在灵均身后,储物袋内的药草愈来愈多。

  “小优,今日的收获还是不错。”萧崇武看着坐在树前正在与灵均玩耍的吴优笑道。

  吴优闻言抬头看了眼萧崇武笑着点了点头。

  “可惜这药山只有两月的时间,不然依灵均祖宗找这药草的速度,你我二人要是在这药山待上一年,定能把这药山的药草一扫而光。”萧崇武摇了摇头,叹息说道。

  “老萧,照你的想法,这药山以后就要改名了,药山一年有这瘴气,想来也是对这药山的保护。”吴优看着萧崇武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一路走来,如若不是灵均提前发现,你我不知有多少场战斗,我又是这洞府境,何况这药山深处,修为高深的妖兽不知有多少,你还想着挖空这药山。”

  “这修行不易,赚钱更不易啊!”感叹过后,萧崇武看着吴优问道:“小优,先前你体内真气便已化海,如今可有这凝丹的感觉?”

  吴优摸着灵均的毛发,摇了摇头,自在归南山出关之后,进入这药山也有一月有余,吴优丹田府内的真气围着中间的那座府邸缓缓流淌,并未有那海上生明月的趋势。

  吴优虽心急着也想突破,尽快的提高修为回到家乡,可对于这修行规律,自然法则一丝办法也没有,无奈只能靠着这时间慢慢的流逝,自然而然的提高修为。

  二人在这树下并没有休息多久,便起身继续往那深处而去,这药山每年只有两月时间,二人一狗进入这药山也一月左右,在往深处走半月,就要及时出这药山,不然二人就会留在这药山被那瘴气围住,不知是被深处的妖兽出来吃掉还是被那瘴气入体落个尸骨无存。

  “汪汪汪。!”

  正在悬崖边上,一个石头底下伏着身子,采摘一株药草的吴优听到灵均的叫声,快速把那药草一拔放入储物袋后,起身看向灵均。

  只见灵均看着前方树林处不停的叫唤着,吴优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喊了正在悬崖下摘药草的萧崇武一声,萧崇武的身影从悬崖下飞了上来落在吴优身旁,看着灵均。

  二人看了一眼之后,吴优急忙唤了灵均一声,灵均身躯变大,二人坐在灵均身上正准备起飞,五道身影从树林处急速而来落在二人一狗面前。

  “吼!”

  灵均感到自身气机被锁定,看着五人脸上露出狰狞,一声怒吼。萧崇武看着身前的五人,皆是金丹境修士,无奈的苦笑着道:“小优,看来今日你我二人是到头了。”

  吴优知道灵均与萧崇武金丹境修为,哪怕气息被锁定,依旧可以逃脱,逃脱之时这五人定会攻击,灵均与萧崇武尽管会受伤依旧能保住自身性命,自己洞府境的修为定会身死。

  吴优听到萧崇武的话,知道灵均与萧崇武定不会自己逃脱,只有自身突破那金丹境,才有一线生机,心生决定之后,便与萧崇武道:“老萧,抵挡一会,”说完跳下灵均的身子,席地而坐拿出那‘凝元丹’服下便开始吸收药力。

  萧崇武见吴优开始突破,急忙从灵均身上跳下,站在吴优身前,袖中飞刺飞出,击向其中三人,灵均则伸出前掌朝着其余二人拍去。

  那五人身穿黑衣,皆蒙面,并未有任何话语,以硬碰硬对抗着萧崇武与灵均的攻击,萧崇武看着那三人并未有任何法宝,都是靠着自身真元在与自身飞刺攻击,便看向与灵均对抗的二人,五人动作都一致,并未多想,继续操控这飞刺朝三人而去。

  那三个黑衣人,其中两人联合抵挡萧崇武的飞刺,一人朝着坐着的吴优的就是一掌,一道掌印呼啸朝着吴优而去,萧崇武看着那掌印,收回对飞刺的操控,真元运转至手上,对着那道掌印就是一拳。

  “砰!”

  一道声响传出,拳影与掌印碰撞,在碰撞之后,萧崇武退了几步,体内气息紊乱,一口热血上涌至口中,萧崇武把口中的鲜血下咽之后,急忙平稳自身气息,看了吴优一眼,见吴优气息缓缓上涨,转头眼神露出寒光看向那三人。

  在萧崇武看向三人之时,三人的掌印也朝着萧崇武而来,萧崇武见着那三人的掌印呼啸而来之后,萧崇武骂了一声他娘的,手中就出现一把拂尘,体内真元往拂尘汇聚,萧崇武脸上露出苍白,手持拂尘朝着三人就是一挥。

  拂尘上的白丝穿过掌印,没有任何声响,掌印直接消散,白丝并未停留直接朝着三人急速而去,三人急忙真元护体,白丝依旧没有停顿从三人身体穿过,好似穿过空气一般,没有任何鲜血,穿过之后,缓缓退回至拂尘处,萧崇武看着拂尘与之前一般,在看向三人时,三人的身体向后倒去,一动不动。

  “吼!”

  灵均的怒吼传来,萧崇武没有时间去感叹这拂尘的威力,朝灵均看去,灵均身上,已有几道伤口留着鲜血,体内的气息非常的紊乱,正身处爪牙拍向身前的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则一道掌印朝着灵均而去。

  萧崇武见状,操控着体内不多的真元,袖口一挥,十二道飞刺朝着掌印而去。

  “砰!”

  掌印与飞刺相互碰撞,一道声响传来,萧崇武一闪站在灵均身前,道:“灵均祖宗,干左边那一个。”

  说完,便继续操控飞刺朝左边那人而去,左边那黑衣人见飞刺而来,急忙闪躲,飞刺锁定其气息紧跟其后,灵均见状向黑衣人所闪躲的地方就是一拍,黑衣人身体一躲,躲过灵均的攻击。

  “噗噗....”

  黑衣人躲过的同时,飞刺也穿体而过,黑衣人倒地的同时,灵均发出一声痛吼,朝着左边飞去,萧崇武看着从自己上方飞过去的灵均看向灵均之前的位置,那剩下的那名黑衣人保持着攻击后的姿势。

  萧崇武骂了一声,也不管体内的真元所剩无几,直接往那拂尘汇聚而去,朝着那黑衣人就是一挥,白丝穿过身体倒地之后,萧崇武也瘫坐在地,一口鲜血吐出,脸色苍白。

  扫了那五个黑衣人的尸体后,萧崇武看向灵均,灵均此时已经恢复成那小狗模样,趴在地上,身上流着鲜血,萧崇武笑了笑道:“灵均祖宗,我们赢了。”

  听到萧崇武的话,灵均也小声的叫了几声,声音中有着些许疲惫和兴奋,便小步摇着尾巴一瘸一拐的朝萧崇武走来。

  就在一人一狗庆幸自身脱离险境之时,踩着树叶的脚步声缓缓传来。

  一人一狗朝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穿鲜红色的长袍,脸色苍白,眉心一点红,唇红齿白,身上散发着阴气的青年缓缓走来。

  灵均看着青年心中疑虑着并未察觉到青年的气息,随着青年的接近,灵均脸上也慢慢露出警惕,盯着青年。

  萧崇武取出一颗丹药服下后,急忙起身一脸凝重的看着青年,青年身上看不出修为的强弱,只有那一身阴气。

  青年看着五具躺在地上的尸体,长袖遮住脸咳嗽了几下,放下袖子看着一人一狗苍白的脸色露出心疼,柔弱的看着萧崇武道:“没想到你这一人一兽这么讨厌,把奴家的这五具爱尸给破坏成这样,不过你姿色还是不错,奴家对你甚是喜欢。”

  萧崇武闻言,身上一阵寒意,看着地上那五具尸体,并未多言,消耗着体内的药力,灵均听到这话,身上抖了几下,对着地下一阵干呕。

  半阴半阳的青年看着灵均,苍白的脸上露出愤怒,鲜红色的长袖一挥,本已受伤的灵均受到这一击后,朝着吴优身旁飞去,落地后身体抖了几下,呜呜了几声,躺在地下,嘴里流出鲜血喘着粗气愤怒的盯着半阴半阳的青年。

  萧崇武来不及阻挡,看到灵均被击飞后,丹药恢复的一丝真元汇聚在飞刺,朝着半阴半阳的青年就是长袖一挥。

  阴阳人长袖往身前一挥,飞刺停在空中穿破不了防御,萧崇武体内真元了然无几,无奈只能召回飞刺看着阴阳人。

  阴阳人抬起长袖遮住脸,故作娇羞与萧崇武道:“你怎可对奴家下此狠手,亏得奴家喜欢你...”

  “噗!”

  阴阳人话未说完,吴优处一道声音传来,萧崇武急忙看去,只见吴优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身前青衫,体内气息紊乱,萧崇武露出担忧之色,知晓吴优破境失败,吴优睁眼服下丹药之后看着那阴阳人。

  阴阳人看到吴优,脸上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血色,两眼露出精光直勾勾的盯着吴优,吴优看着阴阳人的眼神心生一股寒意,不在去看阴阳人,转头看向身前的灵均,看到灵均受伤的样子,吴优脸上露出心疼之色,起身朝灵均走去。

  “没想到还有如此清秀之人,奴家喜欢,没想到来一趟这药山竟有如此佳人。”阴阳人看着吴优,娇羞的声音响起。

  走向灵均的听到后吴优身体一顿,脸上抖动了一下,身前躺着的灵均也开始干呕。

  阴阳人尖叫了一声,在地上跺了几下脚,尖声道:“你这条死狗,一而再再而三的恶心奴家.....”边说边朝着灵均长袖一挥,一枚玉钗朝着灵均而去。

  吴优看着玉钗朝着灵均而来,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来不及思考,便往前一扑,抱起灵均丢到一旁。

  “噗!”

  玉钗穿过吴优的身子,被玉钗穿过身子之后,吴优被玉钗之力带动整个人向后划,直接往悬崖下方掉去。

  “小优...”

  “吼!”

  身体朝着悬崖下方掉去的吴优,听到萧崇武和灵均的声音,随着体内气息的消散,双眼缓缓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