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优,吃饭了。”一名妇女在堂屋桌上边摆着碗筷边喊道。

  一名幼童应了一声从左边房屋缓缓走出,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饭菜笑了笑道:

  “娘,今日这菜真丰盛。”说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入口中,边吃边道:“真好吃!”

  妇女面露慈光柔情的看着少年,温柔的道:“多吃一些,这是今日峰少爷在后山打的野猪,特意拿来我们家的。”

  “还是峰少爷待我们家好。”幼童放下筷子咧嘴一笑道:“我还是等爹回来一块吃吧,不然他又要训斥我不懂尊卑了。”

  “你爹啊,这个时辰还没回来,估计老爷有什么事情。”妇女看着门外道。

  少年端坐在椅子上,肘靠在桌上,看着桌上的菜嘟囔道:“也不知何时我才能去那学塾读书,爹上次说过阵子便能去,这都半月过去了,也没个音信。”

  “峰少爷和婉筠小姐不是拿来许多书籍,你平日在这里屋不也一直在学习?”妇女坐在椅子上,柔情的看着幼童道:“看不懂吗?”

  幼童摇了摇头,咬了咬牙嘟囔着嘴道:“少爷小姐拿来的书籍,里面的字我就认识几个,虽说少爷小姐也有教我,但我还是认不全,看的也不是很懂。”

  此时,门外走进来一名男子,妇女起身喊道‘他爹,回来啦!’,幼童也急忙从椅子下来行了一礼道了声‘爹’男子笑了笑,摸了摸幼童的头,走到主位坐下。

  “玉儿,去拿点酒来!”男子坐下后,卷起袖子看着妇女爽朗的笑了笑道。

  妇女笑了笑,温柔看了男子一眼后往庭院走去,不一会,拿着一小坛酒,和一个酒杯走了进来放在男子桌前,边倒酒边说道:“他爹,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喝起酒来?”

  “今天高兴,高兴。”男子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道:“一是这峰少爷上山修道一事定了,那凌云峰的仙师此时正在府中休息,我刚安排好厢房,这才如此晚回来。”

  妇女接着给男子倒酒,男子看着幼童,摸了摸幼童满脸笑意,第二杯酒饮下后道:“二来咱家忧儿可以进这学塾同少爷小姐们一块读书了。”

  幼童听到男子的话,眼睛睁大,脸上胖嘟嘟张开小口道:“啊!我真的可以进这学塾读书了?”

  男子点了点头,幼童兴奋的从椅子跳下,围着饭桌欢快的跑着,笑声弥漫在堂屋中,男子脸上充满笑意喝着小酒,妇女面露慈光,一脸喜色的看着幼童。

  ~~~~~

  “你们几个又在欺负小优,看我不打你们。”一名少女拿着木棍朝着几名少年追去。

  一名幼童在少女追向那群少年后起身把抱在怀中的书籍检查一番后,并未看到损坏,呼了口气,把书籍揣入怀内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追向那几名少年的少女拿着木棍走了回来,看着正在拍着身上灰尘的幼童咬牙切齿道:“小优,下次他们在欺负你,你就还手,不要怕他们。”

  幼童看着少女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少女伸出食指点了幼童的额头,恨铁不成钢道:“你啊,就是太善良了,这样才会被欺负。”

  说完,高出幼童一个头的少女手臂挽着幼童的肩朝前方走去。

  “你这几天书读的怎么样?”

  “婉筠小姐,你上次拿给我的书,我有一些地方看不懂?”

  “走,去你家,跟我说哪些地方不懂,我教你。”

  “谢谢你,婉筠小姐!”

  少女幼童的声影走在青石道上的声影被夕阳拉着很长很长。

  ~~~~~

  ‘吴优’一名胖嘟嘟的少年在悬崖旁大喊着,在不远处看书的少年听到呼喊后,放下手中的书籍跑向悬崖旁,问道:“武少爷,怎么了?”

  胖嘟嘟的少年指着悬崖下,气呼呼的道:“吴优,我们不小心把蹴鞠踢到这悬崖下了,你爬下去把蹴鞠捡上来,我叫人去拿绳子把你拉上来。”

  少年看了眼胖嘟嘟的少年,这悬崖少年以前便下去过,每次下去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被困在下面后都是自己父亲寻到此处把自己从悬崖下拉上来,想到此,少年摇了摇头,想起父亲母亲的话,便卷起袖子开始往下爬。

  少年爬到地下后,依旧没有看到那所谓的‘蹴鞠’,摇了摇头,上面胖嘟嘟的少年和几名少年的笑声传来,大喊着“吴优,你就在这里吧,叫你每次出来玩,你就在看书,不跟我们玩,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

  几名少年的笑声慢慢远去,少年知道自己只能等父亲来拉自己上去,并未多言,坐在石头上后,摸了摸怀里,拍了下额头,竟把书籍放在上面没带下来,无奈只能看着这悬崖下的果树和小溪,起身朝着果树走去。

  随时天色越来越暗,依旧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少年心里不禁有些惊慌,悬崖下开始传出一些动物的声响,少年找到一块石头凹的地方躲在里面后,吃着白天摘得青涩的水果吃了起来,心想着父亲怎么还没来。

  ~~~~~

  “娘,这条小狗好可怜啊,我想把它带回家。”一个粉嘟嘟的女童蹲在地上睁大眼睛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小黄狗说道。

  美妇也蹲了下来,看了小黄狗,眼神中露出不忍之色,温柔的说到:“熙儿,这小狗带回家中,你会好好对待它吗?”

  女童扭头看向美妇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坚定的目光用力的点了点头,稚嫩的道:“娘,你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它的,向照顾弟弟一样。”

  美妇看着女童的样子温柔的笑了笑,起身后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道:“小梅,把它带回家吧!”

  身后一名侍女应了一声走到女童身旁蹲了下来,就要抱起小黄狗,女童拦住了侍女,稚嫩的声音响起。

  “我来抱它吧!”

  女童轻轻的把小黄狗抱入怀中,小黄狗抬头看着女童稚嫩胖嘟嘟的脸庞,暗淡的眼珠子变得明亮露出感激之色看着女童,女童抱着小黄狗稚嫩的声音响起。

  “小狗狗,我带你回家。”

  ~~~~~

  “小优,你跑太快了,我追不上了!”一名少女在半山坡上,弯着身子喘息道。

  山坡上一名大黄狗闻言后,‘汪汪汪’叫唤着朝少女跑来。

  少女喘息后直起身子看着大黄狗朝自己跑来,摸了摸大黄狗的头故作怒容道:“爹爹就让你带我运动一下,你跑那么快作甚,我们慢慢走也是运动啊!”

  大黄狗闻言‘呜呜呜’了几声,表示着自己的委屈。

  “好了好了,我错怪你了,我在爹爹面前说的那番话是说给爹爹听得,又不是说给你听的。”少女笑了笑,摸着大黄狗道。

  大黄狗用头蹭了蹭少女的身子,少女看着大黄狗眼球转了转,手指摸了摸腮帮子,轻声道:“小优,我们商量一下,你背我上山,晚上我请你吃好吃的。”

  大黄狗闻言,不在蹭少女的身子,头撇到一旁。

  少女见状,蹲下身子摇着大黄狗的身子撒娇道:“小优,就这一次,就一次,你看我刚刚追你身上都湿透了,你就帮帮我这一次。”

  大黄狗看了少女一眼后,眼神露出沉思,又将头撇到一旁。

  少女气的站起身子,跺脚道:“小优,你这样,我以后不给你买好吃的了,以后也不陪你玩了。”说完,看着大黄狗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哼’了一身,转身就往山上走去。

  大黄狗见状,跟在后面,少女一步三回头,少女一回头,大黄狗头就停下脚步看向一旁,气的少女嘟着嘴直跺脚,就这样,一人一狗慢慢到了山顶。

  ~~~~~

  “小优,你说我这都瘦下来了,为何还没有人上门提亲?”年轻女子坐在凉亭上看着眼前的假山水榭嘟囔着。

  ‘呜呜呜!’大黄狗趴在地上回应了几声。

  “你说我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大黄狗站起身子走到年轻女子身旁,用头蹭了蹭,眼神中露出安慰之色。

  “小姐,小姐...赵家公子来府上提亲了。”一名侍女向凉亭边跑边道。

  大黄狗兴奋的叫唤了几声,明亮的眼神看着站起身子的年轻女子。

  ~~~~~

  “小姐,小姐.....,姑爷在迎娶的路上吐血身亡了!”

  “这煞星,未进门便克死夫君。”

  年轻女子双眼含泪,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大黄狗蹲坐在年轻女子身旁,用头蹭着年轻女子放在腿上的手。

  ~~~~~

  “小优,你说人怎么老的这么快?”一位白发的老婆子站在山脚下看着身边的老黄狗慢吞吞的说着。

  老黄狗垂落着眼皮看着眼前的青山,呜呜叫了几声。

  “小优,谢谢你陪了我一辈子!”

  老黄狗悲伤的呜咽着,随后朝着身前的青山一声长啸。

  ~~~~~

  吴优的脸颊滑落下两滴眼泪,过了一会之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此刻的吴优还沉浸在那梦境之中,想着梦境中儿时的自己和年轻的父母,不禁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过了许久,吴优才想起那第二个梦,那名女子与一只黄狗的一生,心中一阵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