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醒来之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优睁开眼后,梦中的一切一直在眼前浮现,吴优心如刀割,泪水不停的顺着脸颊流下。

  良久,一只大黑狗进入房中,看着躺在床上的吴优汪汪叫了两声。

  沉浸在梦中的吴优听到叫声后回过神,呆滞的眼神慢慢有了光彩,看着房梁知晓自己被人救了,想偏头去看,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连头都无法转动。

  便想要观照自身,发现无法感应到天地灵气,慢慢回想起自己挡了那阴阳人一击掉入悬崖,心里担忧着灵均和萧崇武不知道怎么样了。

  吴优原本恢复一些光彩的眼神又变得暗淡无光。

  那只刚才进入房中的大黑狗,不知什么时候出去,此时与一名幼童一起走了进来,幼童走到吴优床前,与吴优的床一样高,便踩在小木凳上看着吴优一动不动的样子,伸手戳了戳吴优的脸,小脸上充满着好奇道:

  “咦,你醒啦,醒了怎么也不说话。

  吴优闻言,眼神恢复一些光彩,想要起身感谢幼童,发现自己动惮不得,便想道谢,嘴里一点声音都传不出来,尝试几遍后,却还是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神随即又暗淡下去。

  幼童见躺着的青年没有搭理自己,又戳了戳青年的青年的脸蛋,发现青年不搭理自己,脸上好奇慢慢有了一些潮红色,‘哼’了一声道:“好心救了你,连谢谢都不说一声。”

  幼童说完生气的跳下小凳朝着门外走去,不再搭理吴优。

  听到幼童跳下凳子朝外走去的脚步声,吴优心中很不是滋味,此刻的吴优除了能思考之外,想表达一点情绪在脸上都做不到,只能呆滞的看着房梁,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个时辰后,吴优听到房外的狗叫声,接着传来年轻女子与那幼童交谈的声音,把吴优的思绪拉了回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一张完美无暇,倾国倾城的脸出现在吴优眼前,吴优看着那张脸,并未有何非分之想,眼神中流露出感谢。

  年轻女子看到吴优露出感谢的眼神,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温柔的道:“公子,不必谢我,是老黑把你带回来的。”

  幼童听到女子的话后,爬到床上从吴优身上跳过去后趴在床上双手撑着腮帮子,道:“没有老黑的话,你早就死了!”

  吴优眼神中的感激之色更浓,却不知他们所言的老黑是哪一位?

  “老黑背你回来,当时你浑身是血胸口处还有一个洞口。”年轻女子沉思着,感叹道:“当时给你上药的时候,你没有一丝修为,体内经脉尽断,就是一直还有一口气,没想到你这一趟就是躺了一年。”

  吴优听着年轻女子的话,眼睛黯然失色。

  “就是你躺了一年,害得我每天都只能睡着这么小的地方。”幼童两只脚在床上打鼓愤慨道:“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跟姐姐说把你找个地方丢了,还是老黑帮你求的情,这才让你躺在我床上躺了一年,如今醒了过来,你一声谢谢都没有。”

  心里原本不是滋味的吴优听到这话眼神又黯淡无光。

  年轻女子看着幼童训斥道:“阿满,公子经脉尽断,如今还说不了话,你莫要胡言乱语。”

  说完手指搭在吴优手臂上,露出欣喜之色,温柔说道:“公子,你经脉已经开始慢慢愈合,过不了多久,公子便能痊愈了。”

  吴优听后,只能心里暗道感谢之语,眼神中露出感激。

  “阿满,出去准备做饭了。”年轻女子起身后看着吴优道:“公子好好休息!”

  幼童听到年轻女子的话后不情愿的从床上磨磨蹭蹭起来,从吴优身上跨过之后不好意思的看了吴优一眼,跳下床后跟着年轻女子一同出了房间。

  大黑狗前掌趴在床上,有舌头舔着吴优的手,吴优并未回应,汪汪叫了几声也往房外走去。

  吴优听着大黑狗的叫声,心里想着那年轻女子说的话,想来那‘老黑’就是这大黑狗了,心道自己好后一定要好好谢谢它,又开始看着房梁想着萧崇武与灵均。

  随着房内慢慢暗了下来,吴优听着年轻女子轻盈的脚步声慢慢走进,房内灯火亮起之后,年轻女子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碗,把碗里的东西一饮而尽后,吴优看着那张完美无瑕,倾国倾城的脸朝着自己的脸庞而来。

  吴优两眼睁大,露出不可思议,盯着年轻女子那清澈的双眼,接着喉咙感觉到一丝热流进入体内,片刻后,年轻女子的脸慢慢抬起,手掌在吴优胸前划过一下后。

  “公子,今日的药便只有这些,明日我在去多采一些。”

  年轻女子看向吴优,只见吴优脸上还是苍白无色,却两眼睁大,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不禁有些疑惑,反复叫了几声‘公子’。

  吴优回过神,双眼中露出害羞,看向一旁,不敢看向那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见吴优缓过神了,笑了笑道:“我还以为公子出了什么事情了,对了,还未告知公子我的名字,我叫媚儿。”

  年轻女子见吴优没有反应后,起身出了房间。

  吴优听到年轻女子的脚步声慢慢远了之后,眼睛盯着房梁,想着先前的年轻女子喂药的那一幕,心道难道这一年都是这么喂药的?

  吴优此时也是双十青年,想到之前的那一幕,不禁心里有些涟漪,想了片刻后,应该人家不管对谁都是这么喂药的吧,便没有过多去想那年轻女子。

  转念想着自己经脉尽断,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一想到自己先前的梦,不知自己何时才能给父母报仇,心中满是不安充满着憋屈,无力感充满整个内心,慢慢闭上了双眼。

  良久,心中挣扎一番后吴优从悲愤中睁开了双眼,盯着忽明忽暗的房梁,知道自己不能一直沉浸在悲愤和自卑之中。

  开始思考着恢复之后的事,只有两个字‘变强’不断的在心里变大。

  幼童的脚步声传来,踩着小凳上了床,在吴优身旁躺下后,不一会呼呼大睡,吴优也做不得任何反应,在心里诵读起之前所看的那些圣贤书籍。

  片刻后,年轻女子的脚步声传来,吴优听到水声晃荡的声音,接着一声重物放在椅子上的声音传来。

  吴优看着房梁,那年轻女子在自己身上不知在干嘛,接着一声洗布后拧干的声音传来,看到年轻女子拿着毛巾开始帮自己擦脸。

  吴优看着年轻女子帮自己擦脸,双眼看向一旁不敢看那年轻女子,接着那年轻女子开始慢慢往下擦拭。

  吴优经脉尽断,没有一丝感觉,内心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年轻女子擦完之后,道了一声“公子,早些休息,”后端着水盆出了房间。

  吴优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心如鹿撞,慢慢闭上了双眼,听着幼童呼呼大睡的声音,不知在想些什么。

  之后每日那年轻女子早中晚各喂一次药,幼童与年轻女子轮流给吴优擦拭身子。

  一个月后,吴优这一日睁开眼后,下意识的张了下嘴,发现嘴巴能张开了,便想要起身,上半身抬起来一点便又躺了下去。

  这一趟下去,旁边的幼童醒了过来,看着吴优。

  吴优接着缓缓动了动手指,便抬起手臂,缓缓挥了起来,脸上露出笑容。

  幼童看着吴优,双眼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没做梦,大叫了一声。

  吴优艰难的扭头看着幼童,想要说话,嘴里沙哑的声音传出,不知说的什么字。

  大叫后的幼童一脸惊喜的看着吴优摇了摇吴优了身子道:“你终于能动了,嘴里也有声音了。”

  接着年轻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吴优眼前,吴优脸上露出害羞之色,嘴里发出沙哑的声音。

  年轻女子坐在床上把吴优扶起来后,温柔的笑了笑,道:“恭喜公子!”

  吴优后背靠在年轻女子的身上移了移,脸上更加了红了。

  年轻女子看到吴优脸色变红,便把吴优缓缓放在床上后,道:“公子,我在去采摘些草药,你这几日应该就能下床走动了。”

  吴优红着脸,一脸感激的看着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叮嘱幼童一番后,便走出房间。

  幼童则在床上看着吴优,不时的帮着吴优活动着手和腿。

  在幼童的帮助下,吴优身体已经慢慢恢复知觉,缓缓下床后,幼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扶着吴优缓缓向前走去。

  吴优迈着僵硬的双腿一步一步的往前迈,出了房间之后吴优看到对面有一个房间,脸上一片潮红,在幼童的扶持下,朝房外走去。

  走出房子之后,吴优看着眼前的一条河溪,看着两侧的高山,青翠欲滴的树叶,一阵春风扑鼻而来,扫除了躺在床上一年多心中的阴霾,吴优朝着高山一声大喊。

  听着吴优大喊,幼童惊喜说道:“你能说话了。”

  大黑狗也不知何时在身旁,汪汪汪的叫了几声。

  吴优看着幼童和与幼童一般高的黑狗一脸感激沙哑的道:“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