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章:心灰意冷的雪冷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雪冷柔的话,马峰有些尴尬,赶紧爬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

躺在地上的王大权三人也在这个时候悠悠转醒,王大权有些懵逼,怎么在关键时刻,自己就晕倒了呢。

当他抬头看到马峰,瞳孔一缩,愤怒直冲云霄,摸出匕首,对着马峰大声喝骂到:“狗杂种,坏老子好事,老子……”

还未等王大权骂完,只见马峰猛然伸出一只手,将王大权的脑袋死死的捏住。

马峰静静的看着王大权,一股威压慢慢的在房间里扩散开,此时的马峰气势徒然一变,让人望而生畏,房间里的温度,仿佛都降了几度。

雪冷柔看向这个夺走了自己贞操的男人,就在刚刚一瞬间,她感觉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一种让人想要膜拜的气势。

王大权的身体也开始剧烈抖动,一股黄色液体从身下流出。

马峰眉头一皱,赶紧把王大权甩在地上,向后退了几步,躲开地上那一滩黄色的尿液。

另外两个男人赶紧向着后面爬去,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马峰,王大权那300多斤的胖子,在马峰手里就像是个气球一样,甩来甩去,毫无重量。

马峰双眼充满杀意,冷冷的盯着坐在地上的肥胖身影,用毫无感情的语气对着王大权说到:“你刚刚说什么!”

王大权眼里充满了恐惧,此时面对马峰,他生不出一点反抗的想法,只有无尽的恐惧,赶紧摇了摇头,“没,没,我什么也没说。”

马峰抽出腰间的军刺,缓缓地向着王大权走去,骂自己狗杂种,必须死,谁来了也救不了这个人。

王大权看到马峰一脸的杀气,赶紧不住的给马峰磕着头,一边磕头一边求饶:“对不起,放过我,放过我……”

“等等。”就在这时,雪冷柔那清冷的声音在马峰身后响起。

马峰回头看向在床边安慰着韩欣巧的雪冷柔,双眼微冷:“你要替他求情?”

雪冷柔没有说话,忍着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走向马峰。

王大权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赶紧转向雪冷柔:“冷柔呀,你看,咱们都是同事,你给我求求情,以后园长你来当,好不好?”

可是雪冷柔接下来的话,却是让王大权如坠冰窟,“这个人,我来杀。”

雪冷柔走到马峰的面前,就这样与马峰对视着,看着这个夺走了自己贞操的男人。

马峰听到雪冷柔的话,一愣,随后将军刺递到雪冷柔的面前。

“你不怕我也杀了你?”雪冷柔没有接过匕首,只是淡淡的对着马峰说到。

马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极品美女,语气依旧平淡:“想杀我,随你便。”

“昨晚吻我了吗?”忽然雪冷柔说出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马峰愣了两秒,有些搞不懂这个女人的脑回路,不自觉的回答到:“吻了。”

听到马峰的回答,雪冷柔突然向前一步,微微翘起脚尖,吻在了马峰的嘴唇上。

还未等马峰细细品尝,雪冷柔便退后一步,脸色微红,轻轻的说了一句:“原来是这种感觉。”

随后拿走马峰手里的军刺,向着王大权走去。

在王大权惊恐的目光中,将军刺狠狠的刺向他的下体。

“啊~”王大权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下,两下,直至王大权彻底没了动静,雪冷柔才停止宣泄。

早已经躲到墙角的另外两个男人,看到王大权的惨状,早已经吓得大小便失禁。

就连马峰也骤然感觉自己下身一阵冰凉……,为王大权默哀三秒。

如法炮制,另外两个早已经被吓傻的男人,也没能逃脱雪冷柔的魔掌,残遭鸡飞蛋打之刑。

韩欣巧也被雪冷柔满身鲜血的样子吓到了,就在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感觉王大权他们挺可怜的,什么好处没捞到,还死的这么惨。

想到这里韩欣巧偷偷的看向背对着她的马峰,“就是这个男人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吗,他好帅呀。”

动物园里的其他幸存者也都听到了王大权三人的惨叫声,又是成群结队的跑到雪冷柔的住处。

当众人看到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三人,满脸的震惊,杀人了,居然真的杀人了,只不过死的是王园长他们。

马峰看向忽然出现的一群人,有些奇怪,既然有这么多人,为什么没人救这两个女人。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末世里全部都是自身难保,谁还会有闲心在乎其他人的生死。

雪冷柔拿着军刺,在人群中寻找着,忽然,她发现了目标,就是那个第一个离开的女人。

雪冷柔走到人群前面,人群自动散开一条道路,现在的雪冷柔太过吓人,浑身是血。

那个女人,仿佛也知道雪冷柔是在找她,直接对着雪冷柔大声骂到:“你个死狐狸精,昨晚王园长刚把你伺候爽了,你今天居然就杀了他,我们可不怕你。”

䫄的一声,雪冷柔直接挥动军刺,割断了女人的喉咙,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干净利落。

女人用手捂住向外滋血的脖子,脸上写满了恐惧,她没想到,雪冷柔真的会杀了她。

人群刷的一下又散开老远,雪冷柔居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太可怕了。

没有理会众人,雪冷柔转身回到房间,简单擦拭了一下身上的血迹,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裹。

马峰有些尴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对着雪冷柔说到:“跟着我离开,我会保护你。”

雪冷柔的动作一顿,没有回头,声音依旧清冷:“照顾好巧巧,她是个好女孩。”

韩欣巧一愣,停止哭泣,对着雪冷柔说到:“小柔姐姐,你要自己离开吗?”

离开,听到这话,动物园里的其他幸存者心里顿时一紧,雪冷柔离开,他们怎么办,谁给他们找食物。

一个老人瞬间不淡定了,全然忘记了刚刚的恐惧,对着雪冷柔大声喊到:“小柔,你不能离开,你离开后,我们怎么办。”

听到老人的话,雪冷柔瞬间心灰意冷。

回过头,面色阴冷,用毫无感情的语气对着所有人说到:“见死不救,忘恩负义,你们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

所有人立马低下头,不敢看雪冷柔眼神。

雪冷柔自嘲一笑,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

不过双方的对话,也是让马峰大概了解到了一些前因后果,貌似之前一直都是雪冷柔出去找食物。

而且当雪冷柔有危险的时候,这些人也都知道,却是对此置之不理。

马峰看向门外的那些幸存者,有男人,女人,老人,甚至还有孩子。

马峰对他们没有一丝丝的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就在这时,雪冷柔也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只背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着一些食物与水。

穿的依旧是那件紧身衣,长鞭缠在蛮腰之上,乌黑亮丽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魔鬼般的身材让人想入非非。

雪冷柔越过马峰,走到门外,对着园区深处大喊了一声:“辛巴!”

话音刚落,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便在园区深处响起,紧接着一个庞大的身影,几个弹跳间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幸存者们立马闪到一旁,不管什么时候,他们还是很惧怕辛巴的。

马峰瞳孔猛然一缩,没错,就是这只变异雄狮,再次看向雪冷柔,这个女人原来就是他要找的人。

雪冷柔爬到辛巴的后背,刚想要离开,马峰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等等。”

雪冷柔转过身子,看向这个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男人,清冷的说到:“有什么事吗。”

“你在莱文市寻找食物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其他的幸存者。”马峰的眼里充满了希望,对着雪冷柔问道。

雪冷柔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莱文市很大,我并没有去过太远的地方。”

说罢,雪冷柔便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留恋。

“你叫什么名字!”马峰看着渐行渐远的变异雄狮,赶紧对着雪冷柔喊到。

“雪冷柔!”雪冷柔的声音依旧清冷。

“我叫马峰!记住,我叫马峰!”雪冷柔与变异雄狮早已经离开了马峰的视线,马峰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雪冷柔的方向喊到。

马峰望着雪冷柔离开的方向,距离太远,马峰并不确定雪冷柔是否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而离开动物园的雪冷柔,眼角泪滴不断的滑落下来,“马峰吗,我会记住你的,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忽然,马峰双眼一凝,他听到了丧尸的嘶吼声,成群结队的丧尸。

尸潮来了!这里的血腥味终究是引来了游荡在这附近的丧尸潮。

“尸潮来了,想活命的赶紧逃吧。”马峰说完,便不在理会一脸愣逼的众人。

转身回到房间,把房门关上,随后将黑色巨剑背在背上,来到韩欣巧的身边,柔声问道:“还疼吗,能走路吗。”

韩欣巧委屈的点了点头,说到:“疼,你是不是也要丢下我?”

马峰微微一笑:“怎么会呢,快穿衣服吧,丧尸马上来了,我们得离开这。”

“哦,哦,坏人,你把身子转过去。”韩欣巧应了一声后,赶紧开始穿自己的衣服。

马峰听着身后悉悉索索的穿衣声,无奈苦笑,搞不懂自己怎么就成了坏人了。

“我好了。”韩欣巧指着地上的一堆大包小包,对马峰说到:“这些东西怎么办呀。”

马峰看着满地的包裹,顿时感觉一阵头大,他也背不了呀……





求推荐 求收藏